第122章:恩荣并济
作者: 彼岸孟婆章节字数:22967万

莫庭,莫大总裁,我蓝弦不是初入社会的小姑娘,我是就过了相信王子与灰姑娘童话的年龄了。

一般只有出事了,白雪才会这样。

如此排场莫庭早就习惯了,蓝弦也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人,只不过她心里很是不屑莫庭这种张扬的做法。

某数据监测人员发现,这一天,天朝住中间的几个老大,居然同一时间,收看一档娱乐节目,某工作人员连忙打开这个台来看,发现……

“不要,不要,我们要公主,要看公主……”在观众的叫嚣下,蓝弦相当配合的没有去换装。

蓝弦一身古装,站在人群中还真是的有几分穿越的感觉。

明明今天的这档节目她才是主角,而整个节目给她的镜头和片断也是最多,可沐菲却总是觉得蓝弦抢了她的风头。

白雪看着这视频越看越高兴,他终于可以逃脱沐菲的打压了,最近被沐菲背后的势力打压的蓝弦根本拿不到好剧本,拿不到通告……

正面拍摄不会走出摄像机的范围还正常,这背影拍摄是极容易走出机位的,这个新人真不简单。

“受气?为什么要受气,你不是都和爷爷说好了吗?”蓝弦反问道,眼里带着审视,质疑着莫庭之前所说的话。

这一条合约的意义蓝弦不懂吗?要说整份合约都相当的苛刻,所有的主控权都在r&m集团手中,但是这一条却让整个合约公平了许多。

蓝弦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盯着玻璃墙上的一点,似乎那时有什么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莫庭的礼服是相对简单了许多,是绽放今年男装,高档的白色面料,利落的剪裁,略带神秘感的水洗磨砂纽扣,穿着莫庭身上即有着古典贵族般的优奢华,又带着一种自由随性的飘逸。

可是蓝弦与莫庭都明白,这一笑蓝弦是放心的一笑、是感激的一笑。

“good!”导演高兴的大叫了一句,今天所有的郁闷都在这一场中终结了,蓝弦这一段戏拍的太精彩了。

“痒吗?痒吗?痒死你……”

“那就好……”

一般想要出演什么,没有人脉和实力只能接受潜。但是要参演国际张的电影你想被潜都难,因为想要被潜的人多的可以排队了。

“蓝弦,你没事吧?”

“蓝弦,你和莫总是什么关系呢?”

莫总向来是个大方的人,不管是对女人还是对员工,r&m集团的薪水可是行业最高的,百分之五的奖金也有数万,难怪amanda高兴到失了平日的严谨。

“颜末先生,请问你对融柳小姐的死有什么看法?”某报记者先是丢出试探石。

“那对你个人来说呢?”记者见颜末回答,跟着追问了起来,一副八卦沸腾的样子,至于会不会对死去的融柳不敬则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内。

好吧,莫庭承认自己是故意的,他要看看拿着衣服的蓝弦要怎么换衣服?

避开karl的亲近,莫庭站到窗前,指了指正穿着白色小礼服的蓝弦,嘴角扬起了一抹笑,一抹骄傲的笑。

莫庭提出这个名字时,蓝弦第一反应是莫庭发现了,发现她重生的秘密。

因为潜意识里,蓝弦就认为墨云天把她当成融柳的替身。

蓝弦暗松了口气,只要莫放相信融柳没有死,那就行了……

他要好好想一想,融柳到底要什么?而融柳又希望他变成什么样的……

音乐响起,任宇泽在中间,沐菲在左,蓝弦在右,三人缓缓走到台前……

而这也是颜末的想法,欣赏?一个三流畏缩的新人,还入了他颜本的眼。

紫心与红颜说的痛快,根本没有看到叶灵的眼神,也没有看到王楠不停的制止的手势。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蓝弦这种张扬中国特色的行为,博得了众人的好感,尤其是莫老爷子。

回到酒店,蓝弦第一时间,拿起电话,给远在国内的莫庭,与莫庭分享自己此时的心情……

不过,莫庭也是相当的低调的,他没有开那辆挂着标志性车牌的房车,而是开了一辆极其普通的红旗。

“家里没菜了……”莫庭摇了摇头,女人的心思呀,你还真是别猜。

算了,不管有事没事,顺着她好了……

蓝弦说的没有错,虽然,虽然莫庭很肯定蓝弦的动作青涩的没有技巧可以,但不得不说同样风情无恨,因为他已经渐渐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了。

蓝弦不置可否的笑了,与白雪错身而过,演戏要演全套……

白雪以为蓝弦没有听清,又说了一遍:“蓝弦,公司说全力栽培你呢?”

蓝弦,这就是你在书上注解说相信来世今生的原因吗?这世间真的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吗?

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导演瑞不仅不生气,反而再次邀请……

蓝弦息影,就如同当年墨云天一般,离开了这个圈子,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明天,又是一场狂风暴雨吧。

他莫庭要的,从来不是什么单纯善良的无知少女,那种女人不适合他的生活,他没有时间与心力,时刻去保护她一个水晶娃娃。

“莫庭,我从来不是善良的绵羊,我会用手段、用阴谋,去对付我的对手……”声音很轻,就如情.人间的呢.喃,但蓝弦相信,莫庭听道了,因为莫庭的手搭在她的腰间,越收越紧……

墨云天没有任何犹豫的跟了上去。

墨云天想开了,心情大好,转身就准备朝自己的直升机走去。

天皇娱乐的总裁顾子寒,融柳身后的保护伞,也就是因为她,融柳才能成为这个圈子唯一一个不受潜规则影响的女人。

站在电梯里,蓝弦已经将底稿全部看了一遍,笑道:“看样子你的那瓶总统之爱很有份量。”

r&m集团的行事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很高兴与你合作,蓝弦小姐。三天后r&m集团会在旗下的盛世皇庭举行签约仪室,不可时间上是否可行?”公关经理虽然暗暗高兴,可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直接就把蓝弦与国花相提并论了。电影节对于艺人来说总是很重要,因为这是收获的季节——蓝弦

而蓝弦能绑住莫庭多久?众人都在猜测了,莫庭最长的恋爱记录是三个月,最短的是一天,而蓝弦现在是两个月零二十天,不知蓝弦能不能刷新记录……

对于这一次的金鸡千花奖,蓝弦很是重视,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很早就与绽放的设计师约定,量身定制了礼服,又特意提前告知莫庭,那一天要陪她出席金鸡千花奖……

不管心里多么的纠结,蓝弦表面却是不动声色,优的一笑,将手中的衣服放在床上:“既然如此,莫总你自便了,我就不招呼你了。”

“雪王牌……”

可惜,白雪不喜欢女人,在这一姐往他身上靠时,立马后退一步,一脸笑意的问道:“李姐,刘哥,两位大架光临,有失远迎呀,有换失远迎……”

刘哥和李姐两人看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有着非参加今晚庆功宴不可的决心……我以为那是上帝给我开的窗,原来是我眼睛花了,那根本不是什么窗,只是画在墙上一幅画罢了——蓝弦

与其窝在这里,不如出去活动活动,也许有机会也说不定,这一次虽说是选女配角,但是有十五分钟的出场时间,如果票房大卖的话,十五分钟的出镜率也是可以分一份荣誉的,所以为了这个角色,大家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首长,要不要请军方人员介入……”

我莫家的子孙什么时候学会仗势欺人了,没本事把人娶回家,就耍横把人家报社弄垮,好本事呀……”

而沐菲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她还没有从墨云天挥开的动作中回神,当然没有发现她一直嫉妒的蓝弦,似乎飞上枝头了……

白雪不放过任何谈工作的机会,当蓝弦丢下一句接影视作品走后,白雪就立马替蓝弦规划了起来。

蓝弦的性子白雪是明白,只是处在这个圈子里有些事情不是蓝弦想就可以的人,即使有r&m集团在身后,依旧有人敢打蓝弦的主意,毕竟r&m集团就算有权势,也是r&m集团的事情,上头那些大老板可不认为莫庭为会了一个蓝弦而怎么样。

“刚刚路过的那个女人是蓝弦?”

“白雪,你什么时候换办公室呀。”蓝弦一踏入白雪的办公室,就卸下了温婉的笑,嫌弃的皱眉。

天啊地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蓝弦的脸上有好几条虫子在爬,而且慢慢的蓝弦的嘴里和耳朵里爬去。

只能日后寻找机会了。

“恩,下班了。”莫庭掐断了手中的香烟,轻轻一弹就掉入了烟灰缸中,这姿态有着说不出来的帅气,看这身手比军人不逞多让。

也就是说,蓝弦公开抵制金鸡千花奖了。

如果是以前,蓝弦这话顶多只能引起一个小小的震动。可现在不一样了……

拿来的奖,被收回,这多打脸呀,以后还让不让人混呀?

如果说第一天7(百分号)的收视率是个新高,那么第二天7.1(百分号)和接下来的7.3(百分号)的收视率让那些只有三个四百分点的收视率的偶像剧情何以堪呀……

孤儿出身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中学毕业,餐厅服务员,势力,没有品味,欺负伙伴……

而除了她们之外沐菲也时不时的添油加醋,无外乎就是蓝弦身后有人,影射蓝弦被人潜,大牌,拍戏迟到……

记者从紫心与红颜那里得到了不少爆料后,心满意足的放过两人,然后笑容可掬的问向蓝弦:

莫老爷子也不在意,很随意的问道:“蓝弦,你当演员是因为什么?为名为利?”

为名为利?如果是为这两样的话,她早就不当演员了。

墨云天同样是一脸的担心:“蓝弦,好莱坞选角在即,如果你的负面新闻不断,很影响你导演组的看法……”

“媒体并不由我掌控。”蓝弦一脸淡然的将报纸折了起来,她和墨云天马上要参加《神之子》最后一站的宣传,而在这里无可避免,会被问到这个问题,白雪的提醒是正常的。

“总裁?”风子秘书看到莫庭急冲冲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寻问。

当邵阳与颜末知道这个消息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与所看到,《神之子》送去参奖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那人敢害蓝弦失了最佳女配角,那么他莫庭就要把那什么金鸡千花奖给搞臭来,让他完全失了公信力,让那狗屁的奖项评出来的奖,完全没有一丝可信度……

“这是?”莫庭不解的看着地上的拖鞋,这东西干吗用的?

“出去吃饭?”蓝弦反问,莫庭是不是抽风了,他真当那些娱乐记者不敢报道他的事情吗?以前不报道是因为莫庭不和女艺人扯,现在扯上她那绯闻可是可以满天飞的……

对于简大经纪人心中的小算计,蓝弦怎么可能不明白,不过是放在心中不提罢了,蓝弦落落大方的道:“如此,就多谢简大的提携了。”

“蓝弦,哈哈哈,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白雪在电话那头传来了狂喜的声音。

“恩?”

“boss好……”

他看墨云天不爽,平时装的一副万花丛中过片面不沾身的清高,谁知骨子里是什么人呢。

这个号码是融柳的出生年月日,蓝弦一点也不相信这是巧合。

蓝弦基于他到底是什么呢?

“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走了。”蓝弦立马起身。

心很乱……

墨云天的经纪人是墨云天私人聘请的,与公司无关,与其说是经纪人到不如是下属和助理,所以这个经纪人相当的听话与尽责,凡是以墨天王的意思为意思……

半个小时,十万浏览量、三万的回复量,蓝弦的粉丝更是为蓝弦专为建了一个楼:蓝弦的情路

老爷子要是认可了蓝弦,那么打蓝弦的脸,就是打莫家的脸,老爷子的政敌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莫家不怕,但是蓝弦在那个圈子却是不会好过……

而做为东道主的主办方,似乎也被蓝弦给激怒了,丝毫没有息事宁人的想法,一个个冷眼的看着蓝弦,那架势似乎在说,蓝弦必须现在立马道歉……

“代言?这个时候还有人找我代言?”蓝弦嘲弄的一笑,什么公司这么有眼光,知道做长远的打算。

“蓝弦,我告诉你,你一定要冷静呀,千万不要激动,你知道吗?来找你代言公司居然是是r&m集团呀,就是那个贵族集团r&m呀。”

白雪似乎被蓝弦给震醒了,整个人不安的看着蓝弦:“蓝弦,你说这事有古怪?”

“爷爷是个聪明人。”这小竹屋,是人也不会相信这会是江湖鼎鼎大名的情报楼,这,就像是个猎户屋。

“我用不上。”他心动,曾经是一名武功高手的他,看到如此神器怎么能不心动,可惜,他用不上。

他该明白的,他与母妃对于父皇来说只是一个玩具、一个皇权下的牺牲品,母妃是用来牵制皇后用的,而他则是用来激励皇兄更加出色的棋子,当父皇有能力去消除皇后的势力时,当他的皇兄能够独当一面时,他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他背负着如此的罪名死去,他的母妃还能活着吗?

“立马调动皇宫所有能调动的力量,竭力保住皇上的安危,尤其注意皇后与司徒将军的人。”希望还来得急才是呀。

一进殿门,轩辕晗来不急下跪请安,便吃惊的走了上前“父皇人,你怎么了?”

“恩,你现在可以先回去了,本宫已告知了五弟,你就不用再回曦王妃了,直接走吧。”轩辕晗笑,笑刚刚轩辕曦听到他状告婉如,让父皇下旨革了婉如王妃头衔时,轩辕曦诧异的表情。

知心接过轩辕晗手中的帕子,自己擦着脸上的泪,然后抬头,看着轩辕晗。

几乎要耗尽他所有的精锐,还不能出这益州吗?

一出城门,轩辕晗对着黑衣人吩咐“去边境。”

“什么秦知心呀?”门房一边嘟嚷着,一边小心意意的又走上前。

知心起身,看到婉如,愣了一眼,这是婉如?挺着一个大肚子?胖乎乎的,难道轩辕曦也住这里,想到这里,回头看了一眼轩辕晗,寻问。

轩辕晗摇了摇头,示意她自己问。

“是,爷”

三皇兄,不管你要做什么,皇弟我都奉陪。轩辕曦不在多想了,他现在还不明白轩辕晗到底要做什么,只能以静制动了。影以轩辕晗的身份带着吴清、炎烈和黑言舒冲出益州的包围前往京城,这消息立马发了出去,他们回京的路,定不太平。

“怎么了?”知心不解了,还有二娘不敢找娘麻烦的时候?现在婉如正得五皇子宠,父亲也在巴结着五皇子,二娘还能放过娘?二娘什么时候那么善心了?

“知心,就要过年了,我想请你去我家过年,好不好呀,我有告诉爹和娘哦,他们答应了耶。”扭捏了半天,靖暄才慢慢吐了出来。

刚刚,他扶爷上床,帮爷换药,明明每一步都会让爷的伤口痛皱眉的,可爷呢,却一直挂着笑脸,一直笑着看着他清洗伤品,换药,他还以为爷傻了,于是洗伤口的时候稍稍用了下力,却发现爷还是那样,一脸的傻笑,他心里怕急了,爷可千万不要一下给摔傻了,好在他一个狠狠的用力,爷终于知道痛了,脸上也没有那傻瓜一样的笑了,太好了,他们家英明神武的爷没傻。

大殿上,皇上狠狠的丢掉手中的奏折,益州,居然是益州,在他的太子刚到益州的第三天居然传来益州发瘟疫的消息。

黑衣人很明白轩辕晗所说的这段时间,抬头看了一眼轩辕晗,什么也没说,一丝表情也没有,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就只是看了轩辕晗一眼,整个人便消失了,就那样,在这个房间消失了,找不到来过的痕迹。

一路上,轩辕晗他们更觉得怪异,这黑族族长绑了知心引他们前来本是敌对,可居然还派人前来接走不出树林的他们,不仅如此,还一路礼遇,如此?为哪般?

“轩辕晗,你不知,并不代表那些事物不存在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你看到了吗?”终于摆脱了知心是因他才被绑的阴影,闻人靖暄整个人声音都大了起来。

“既然来了,把这事处理完了再走吧,黑族,怎么说也是轩辕王朝的地方。”

……

“晗儿,别忘记了,一个月后你就要去迎娶郑国公的孙女了,我们可是答应了郑国公,虽是侧妃,但却是已正妃之礼迎之的,那秦知心正妃的位置可是不会久坐的。”看着还有些摇动的轩辕晗,司徒大将军说出了重话,晗儿与秦知心早在最初就无可能的,晗儿的腿未好,她秦知心只是个挂着名的王妃,现在晗儿的腿好了,她秦知心还有什么资格站在晗儿的身边呢。

“本宫明日要起程回京。”

秦刚的送货队伍很是庞大,为了知心,还特意多挑了几个长相不俗的丫鬟一同前往,一行人,男男女女加起来,近四十来人,当然,大部分都是护卫。

呜呜,她好命苦呀,好不容易敲开了冰山一角,这下,又冰封了,她怎么这么命苦呀,爱上这么一冰冷又闷骚的家伙,好不容易有进展却又碰到这事,这下,他要是误会了,怎么办呀。

“长天派的弟子不过如此”就一武夫,这样的人江湖上多的事,唯一庆幸,他跟了个不错的门派。

“不松,死也不松。”轩辕晗这话说的是咬牙切齿,他现在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只靠着一股不想让知心死的心在硬撑而已。

“你们,还有谁?”他们只看到了吴清一个。

惊喜,妇人的眼里满是惊喜“敏之,太好了,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娘就知道你不会丢下娘的。”语里尽是哽咽。

交换了承诺之后,两个男人开始聊着现实的问题,燕子楼的交接,宇家的争权……

“王妃放心,那是经过王爷特别训练的马,晚些时候,我们下山时,它自己会回来的。”虽然知道自家的主子对眼前这个王妃只有利用,但吴清还是很欣赏这个王妃的,聪明、有礼,气质高,为人和气,又满腹才华,如此妙人儿,还如此能吃的苦,吴清明白的,这近一日的赶路,她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姑娘家肯定是极难受的,但她却什么都没说,连抱怨一句都没有,下了马车就只想着上山为爷采药,把爷看的如此重的一个女子,却得不到爷的真心,真真是……唉。

“是吗”知心有些尴尬的笑着,为自己的少见多怪。

“好了,我们继续吧”休息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秦知心觉得差不多了,便起身通知吴清继续。

闻人靖暄皱眉,他真不明白,轩辕晗那人有什么好,这么多人对他死心踏地。时辰到了?当他是犯人吗?问斩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296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