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城

洌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243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3章:复餗之患

洌月 32434

当小妖敲下最后一个字,心里忽然有些空荡荡的,脑海一片空白,仿佛失去了什么。 [看本书请到]

男人最了解男人,特别是在他也懂得了真爱后,更明白这种心情,若是他心爱的女人被人这般的羞辱,他会更痛,会发疯。

“王妃?”那个侍卫惊滞,拿红花来,难道王妃想要当场把这个女人的孩子打掉?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轻颤了一下,愈加的紧紧的将她揽在了怀里,脸微微的靠近她的肩膀上,沉声道,“云端,不要再说了,既然事情发生了,就无法改变了。”

“皇兄,你会好好考虑这件事的。”只是,没有想到,蓝岚微微思索了一下,却做出了如此的回道,虽然,她此刻的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缥缈,但是,却也算是答应了他的提议。

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介绍,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有着太多的高傲,或者还带着几分炫耀,细细的盯着上官云端的表情,想要看到她错愕的表情。

她的泪珠慢慢的滴落,滴落在了床上,滴落在了他的手上,他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

“你这称呼改的倒是快,不过,我还是喜欢你直接喊我绝。”凤阑绝很自然的将她揽入怀中,轻声的笑道,对她,仍就是自称我,而不是朕。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当年,你我相拥在月光之下,你对我发的誓言,你难道真的忘记了吗?我们。”

他以前跟她说的话,难道她一点都没有记住吗?

跟那天出现的那个怀有孩子的女人的目的是一样的,所以,他猜想,他们只怕是一伙的。

这一次,凤阑绝没有再给她开口的机会,带着上官云端直接的离开。

此刻,那些观看的人,只怕比她们两人都还紧张,至少要比上官云端紧张了很多。

“是呀,事先丞相就说过,那书是严大人刚写出来,其它的人都没有看过,严大人也说了,未经太上皇与皇上的允许,绝对不可能让其它的人看到,而皇嫂才刚来凤月国没多久,怎么可能会事先看过这本书?”凤忆希一脸气愤地望向蓝岚,“你做不到的,不见的别人就做不到,你没听说过,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吗?”

凤忆希的话微微的顿了一下,略略调节了一下情绪,再次说道,“而且,比试原本也是你提出的,皇嫂只不过是换了个比法,而这书是由父皇,丞相大人一起选的,你这意思不会是怀疑皇上,丞相大人一起帮着皇嫂做弊吧?”

他的唇角微抿,刚想要开口。

就她一个傻子还想要证明什么?

她面前砚台里的墨一点一点的消失,宫女便连连的再加上些许。

说真的凤阑绝此刻也被她惊住了,虽然他看不到她写的那些数字,但是他却看到她写了整整一页纸。

“梦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快,带公主下去换衣服。”皇后也猜出了是怎么回事,只是,像这样的情况,绝王又那么护着那个傻子,她只能先让夜如梦下去。

她并没有再去看叶寒,更没有去求他的,而是慢慢的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轻声道,“我可以跟你谈谈吗?”

现在,她到底要跟她谈什么,刚刚夜无痕不是应该表明了他的态度了,她不是应该高兴吗,应该满意了吗?

恰恰望向她的叶寒,微愣了一下,随即撇了一下唇。

好在,那人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他们可以随便找个地方躲一下。

“丞相大人可知王爷这次找来我们,到底是为何事?”其中一个大臣久久的没有看到凤阑绝出来,终于忍不住问道。

上官云端那双满是茫然,略带迟钝的眸子极力的圆睁,一脸着急的喊道,“王爷,这样不行呀,辈份乱了呢,从妻子直接升为……”

上官云端暗笑,捉夜狐!那就祝你好运了。突然发现,她现在的身份,对她夜狐的身份,倒是一个极好的掩饰,好吧,终于让她发现了这个身份的一个好处,适当的发挥一个阿q心理,免的自己郁闷。

他知道,云端这几天虽然表面上装做我事的样子,但是却一直在为那件事情而伤心,若是这个东西真的能够医好云端,就太好了。

叶寒的脚步这才停了一下来,只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望着地面,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本王已经跟父皇与母后说好了,这次来,就是来正式提亲的,本王要娶你。”蓝魅辰见她并没有挣开,心中才多了几分欣慰,再次靠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低低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喜悦,更有着几分不容怀疑的坚定。

“是吗?既然如此,那为何这两年来,你却一直都不曾嫁,难道你敢说,你不是为了等本王吗?”蓝魅辰看到那种无所谓的表情时,突然有些捉狂般的再次低声吼道。

这件事,他绝对不会不管。一定要查个清楚。

“东西都搬完了吗?”李妈的声音突然的传来,带着几分着急,却也带着几分欣慰。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心中暗惊,原来她记忆深处的片刻是真的,娘亲也曾经那么跟她说过,只是,她并不知道还有另一根链子。

“这个链子十分特别,必须要由最爱她的人为她戴上,否则这链子是戴不上的。”上官傲天见到他有些疑惑,不由的低声解释道。

夜无痕的身子微颤,心中的那股冲动愈加的膨胀,似乎马上就要炸开了。

“哈哈哈,好,太好了。”她正在暗暗担心呢,叶寒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还连连喊好,弄的秦思柔一脸的迷惑。

不得不说,太上皇的确够高,这件事,本来就是由二皇子与皇上一起密谋的,此刻太上皇竟然故意让皇上当着众人审讯二皇子。

因为,她很清楚这张脸可能会给她带来的后果。

哼,原本,她还不想去的,但是听了老夫人的话后,她倒是偏偏要去,怎么着,也去看看这人中龙凤是什么样子,双眸微抬,对上老夫人脸上的嘲讽,上官云端微微一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配不配由我说了算,说不定绝王最后选的人恰恰就是我呢?”

“哼,上官云端你白日做梦呢,你就那丑样子,绝王看你一眼都会吐,怎么可能会选你,你还是不要出去丢人了。何况绝王早就表明,喜欢的人是我跟二姐。”上官凌霜却是一脸嘲讽的取笑着上官云端。

虽然此刻她是对上官凌雨说的,却是明显的故意说给上官云端听的。

原本坐在另一边的几组人,也都听到了上官凌雨的话,也都纷纷的惊住,脸上纷纷漫过担心。

她原本一直以为,这个男人是不懂感情的,但是这一刻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这个男人,才是一个真性情的男人。

他清楚的记得,那一次大皇子与二皇子两个联合起来陷害他,后来,明明查清了,皇上却仍就包庇他们两人,而惩罚了他。

所以,她知道,这一次,她的选择没有错。

“你刚刚说,上官凌雨在夜无痕的手中?”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问道。

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微微的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太上皇已经恢复了意识了,但是,太上皇看上去,明明就跟中了摄魂术时,没有什么差别,难道?

小的时候,他跟凤阑锐的感情是最好的,那时候,他们两个都很优秀,太上皇也很喜欢他们两个,那一天,他像平时一样,跟凤阑锐去后宫后面的山上去玩,那天正好刚下过雨,有些滑,而他们在快要爬到山顶时,突然从山上滚下一块大石头,当时,那石头是正对着凤阑锐的方向砸下来的,所以,当时,他来不及多想,便下意识的将凤阑锐推开了,那时候,他才只有十岁,而且,当时太过紧张,太过害怕,他一时间也忘记了,他们正在山顶。

若不是因为先前上官云端中毒的事情,他在自己的王府中,发现了那个男孩,他只怕永远不会怀疑凤阑锐,更不会去调查凤阑锐。也就发现不了凤阑锐的阴谋。

“是吗?”只是,恰恰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略带轻笑的声音,随即上官云端带着一个大约四十七八岁的女人走了进来。

而当年,这个女人的诈死,以及这么多年的阴谋,只怕都跟这个女人脱不了关系。

“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了,来人,将凤阑锐与玲妃压下去,关入天牢。交于刑部依法处置……”太上皇听到玲妃的话,脸上却更多了几分冷意,他自然也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只怕这个女人才是罪魁祸首。

可见,这个侍卫平时还是很得夜无痕的信任的。

“知道你要成亲时,我真的很痛苦,但是,我还是决定守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只是没有想到,上官傲天对你。”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住,望向上官云端时,微微的有些担心,似乎害怕她会生气。

“小晚,其实那天晚上,是我把老夫人的毒换了,他中的并不是那种毒,而只是一种简单的让人发热的毒,所以,后来,他进你的房间后,没过多久,便昏睡过去了。”那个男人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我说了,你不要乱喊我,我不认识你。”二夫人再次狠声打断了他的话。

“怎么,皇上不会连这都听不懂吧?”凤阑绝的唇角微扯,不答反问,略略带笑地声音中,却是带着他那毫不掩饰的嘲讽。

李贵妃一张俊脸气的都快变了形,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还从来没一个人男人这么对她说话呢。

“主子,他已娶了别人,主子还要坚持吗?”她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黑衣女子,望向她远望的方向,低声问道。

上官云端虽然成功的回击了那个女人,但是心中却仍就有着些许的担心,总是感觉那个女人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也隐隐的感觉着,凤阑绝跟那个女人之间,肯定是有着什么的。

“那公子的意思呢?”上官云端略带试探的望向他,其实,她真的很好奇,他这么做是何目的。

依琴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家的主子。

这次李玉只是快速的扫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去细看,便快速的回道。“不认识。”

“既然上官爱卿……”皇上再次一脸为难的开口……

此刻这般的嘲讽她也是因为妒忌她这正妃的位子——那怕她这正妃不受宠。

月儿只当是小姐害怕面对她们几个,并不曾多想,便绕到了后面。

这些女人,平日里,为了那个男人,本就是她明斗暗斗不断,二夫人的性子本就暴躁,而且家世也比其它的几个女人好,哪受到了这样的委屈,怒火,一点即燃。

她一直都在极力的忍着,现在,似乎已经忍到了极限了,特别是看到凤阑绝那揽在上官云端的腰上的手时,脸上更多了几分满是妒忌的怒火。

蓝城的事,可不是由她做主的,她这么做只怕是另有目的。

以现在的情形看来,肯定是有人在搞鬼,说不定,凤阑绝都会有危险,更何况是她。

“奴婢参见王妃,参见公主。”那宫女恢复了自由后,连连的行礼。

只是,她说出这些话时,再看到两人身上穿着的宫女的衣服时,便也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再次沉声道,“你们看,他们连你们也拦,若真是太上皇想要立绝儿为皇上,怎么可能会让人拦着你们呢?”

想到此处,上官云端微微的扫了一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行,她不能让太上皇有危险,绝对不能。

“皇嫂,你就让你去吧……”凤忆希再次急声说道。

一边思索着,一边带着上官云端向着泰和殿急急的走去。

“回皇上,太上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刚刚为太上皇检查过的太医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低声说道。

“皇爷爷。”凤阑绝没有理会皇上,而是快速走到床前,看到躺在床上,微微的闭着眸子的太上皇,忍不住轻喊出声,声音中带着几分轻颤,更有着明显的心疼,可见他对太上皇的感情之深。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惊住,皇爷爷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已经没有人什么事,能够让他惊讶的了。

“你,你?”太上皇的唇不断的轻颤着,一只手,微微的伸出,想要伸向上官云端,而此刻的他,似乎没有了刚刚的那份虚弱,似乎多了几分活力,一双眸子也真正的亮了起来,而脸上也微微多了几分血色,也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

“哼,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进皇宫竟然就杀了太上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夜阑国派来灭我凤月国的。”刚刚那个男子冷冷的望向上官云端,再次厉声喊道。这罪名还真是越来越大,这男人含血喷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

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直直地望向凤阑绝,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些许的情绪,但是此刻的凤阑绝一脸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情绪,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心思。

凤阑锐没有开口,凤阑绝自然也不会开口,沉默中,整个大殿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凤阑绝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一脸纵容的望着她,看到她玩的这般的开心,他的脸上的笑,也是慢慢的漫开。

上官云端微惊,微微的思索了一下,才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

“是,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安排。”隐顿时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沉声应着,然后才慢慢的退了下去。

只是,没有想到,就在他搜集着一些证据时,凤阑锐却突然的控制了太上皇,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直到凤阑绝与上官云端走到他的面前时,他才发现了他们,微惊了一下,突然的站起身,有些意外地问道,“你们怎么会来这儿?”

“这种时候,他竟然整天出去玩,一点都不担心他的将来?”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却带着几分明显的怀疑。

而且,凤阑绝现在越是冷静,凤阑锐便越是担心,越是怀疑,凤阑绝另有阴谋。

“皇上,属下有要事禀报。”而恰恰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略带着急的声音。

“那本丞相就放心了,有些刁民,若是故意闹事,可万万不能轻饶。”丞相大人冷冷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

“没事。”上官云端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毕竟,凤阑绝刚刚的速度那么快,就算有什么危险也一定躲过了。

那个人难道真的成了神不成,竟然能够在这几个侍卫的眼皮底下,从那窗口处杀了人,而且还能够快速的,完好的退离?

此刻,凤阑绝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疑惑,双眸微闪,望向密室的那个小窗口处,眉头微蹙,快速的跃起,闪到那个窗口处,看到窗口处的东西时,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狠绝中,却也带着几分惊愕。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快速的抱起了她,带着她一起跃上了那个窗口处,让她自己看个清楚。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人很清楚整个事情的发展,很清楚,他们审讯那个丫头的整个过程,包括他们的谈话?

凤阑绝是何等聪明之人,而且又是十分的了解她,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遂配合着她说道,“谁说她已经死了?”

上官云端看到那丫头已经吓的一脸惨白,又不敢出声,生怕再这样下去,会直接的吓晕了过去。还好,那丫头还没有注意到地上那死去的丫头,要不然,只怕真的早就晕了。

“云端,对不起,让你受苦了。”进了房间,凤阑绝紧紧的抱着她,一脸心疼地说道,原本说过,会好好的保护她,这一辈子都不会让她受到半点的委屈,更不会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

这一次,他要让那人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来。“哎呀。”上官云端故意用力向前一挣,随着‘嘶’的一声,那原本被划破的口子便撕裂的更大了,走不动,上官云端便故意惊呼。

更何况像这种场合,衣装都是极为的讲究的,上官云端身上这件衣服还是上官傲天特意让人赶出来的。

“这件衣服很适合上官小姐。”那个宫女将梳妆台移了一个方向,恰恰可以让上官云端清楚的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

不是宫女,却混进皇宫,而且对这皇宫中所有的一切竟然如此的熟悉?而且还这般波澜不惊的带着她在这皇宫中随意的走动。

上官凌雨唇角的笑慢慢的散开,只是她的眸子似乎再也睁不开了,慢慢的闭起,闭起,而她那原本微微起伏的胸脯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娘亲,你我都是女人,难道你就忍心雨儿去受那种折磨吗?”其实,二夫人的做法虽然极端,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的确是为了上官凌雨着想。

“王爷,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上官云端再次望向夜无痕,脸上带着更多了几分沉痛。

上官云端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意,感激之余也有着几分感动,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这般细腻的心思。

只是站在他身边的凤忆希却是不由的愣住,皇兄平时可是最讨厌这些了,凤月国丞相之女琴技,舞技都十分了得,三番五次的想要在皇兄面前表现,可是皇兄根本不给人家这个面子。

显然,她太清楚夜无痕的手段,先毁了她脸,再割了她的舌头,接下来,等着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呢。

她那声音也瞬间的变的弱弱的,带着几分胆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