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无所忌讳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53703万

他赶忙立时而起,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如马达般抖动搅拌个不停。

只是到底模糊的记忆和并不扎实的功底,却是到了今天,她才能够凭借想象还原出“梦蝶”,却因再也记不起“庄周”原来的样子,而只复刻出了这一枚胸针。

怎么她从前就没那样对过自己?

他低头轻笑了起来,“没有,我只是觉得,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形。”

她一怔,并不说话,只是有些尴尬地扯了下唇角。等将所有菜肴都端上餐桌以后,才动手去解身上的围裙,“其实这一顿我早该请你吃的,我研究过‘宏科’与‘玉奇’的换股协议书,知道里边很多条款都是‘宏科’退让性地给予‘玉奇’,起初我怀疑过你想要侵吞‘玉奇’,大抵是我多心了,对不起。”

给他添了饭,盛了汤,又递了筷子到他跟前。

“如果当时他不与你交好,你的孩子就不会掉,而且刚好是当着他的面掉下来。他心中对你有愧,所以才会那么快与你结婚,而后又为了让他的家人尽快接受你而帮你领养了军军。那时候他不就当着我跟你妹妹面的说过,就算你以后都不能生,他也会把军军当成他亲生的?”

“婉婉,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公主病。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谁说,我只是想要羞辱你?我就不能单纯的,只是……想要你?”

“那边你就不用过去了,反正以后过去的时间也少。‘宏科’接手‘玉奇’总部以后,朱副总裁会安排那边的人员,到时候那边将会由他直接管辖,你只要负责分公司与总部的对接就行。”

“我交了!”她侧过头不再看他的眼睛,眼泪却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两个月里会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也不知道,在我怀孕难受得要死的时候,你跟她都做了些什么!所以,你犹豫不决的事情,我就都帮你做了!哪怕你恨我讨厌我都好,可这也是你曾经答应了我的!”

没在走廊上待很久,她很快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医院。

他打开车门向她,“上车吧!我是专程过来接你的。”

大家在阿坤哥的代领下,顺着“天雨流芳”往前走,找到间临水的小餐馆坐下,一边听餐馆里边弹边唱的艺人唱歌,一边拿过菜单点了一桌子的好菜。

她同对面的他,他们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是啊!我背叛了他,他也背叛了我,我们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怪圈,我开始是被人威胁后来是心甘情愿,而他呢,因为心底介意我曾经发生的一切却又一直闭口不说,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别的女人身上找我当初的身影,可他心里也该清楚,我们都已经长大,不再是当初的谁。”

其实他自己也不明白,抓着她又不能怎样,可他还是蛮横得不想让她就这样从他的手中脱开。

裴淼心惊骇得赶忙闭上眼睛,任是曲耀阳将她紧紧揽在怀抱里亦忘了挣扎,只觉得自己整颗心都翻腾跳跃着,恨不能马上从嗓子眼飞扑出来。

曲母叫了司机开车直接到市政府去,也路畅通无阻地往市长办公室而去,到了曲市长门前直接用力一推,迎面就撞上好像正在开会的几个人。

大办公桌前的几名高官回头,看到曲母都起身唤了声好。

可是那酒她只喝了一口,却绝大部分都被曲耀阳给吞噬殆尽。

苏晓好一阵吃惊:“什么!裴淼心你是不是干什么傻事了!你……杀人了!”

裴淼心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犟的脾气,摇着头道:“不行,你喝了酒就不能开车,酒驾是犯法的,更何况我如果现在让你开车出去,你要真发生了点什么,那就真是害人害己。”

“等我。”

吴曦媛已经完全看不下去,这分明就是一个纨绔又闲得发慌的公子哥在这儿调戏良家妇女呢!

“哈!”易琛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看了看周围,再指了指自己,“我下流?我怎么你了,我就下流?我真正下流的时候你见识过么!你知道么!你体验过么!”

回到家里就开始收拾东西,洛佳看到她前前后后在忙,甚至唤了保姆过来,带上芽芽跟思羽,便大包小包的行李提着往外奔出来。

“我怎么没资格了?刚才在客栈里人多,我方便跟你说些什么,可是现在这里不同,怎么旁边没人了你就不转了吗?跟你在一起的那些女的是干什么的你不会不清楚吧!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裴淼心,好好的裴家的千金小姐不当,你出来卖,你还要不要脸了!”

曲耀阳抓着裴淼心的手,也能感觉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寒意与颤抖。

曲婉婉纵然担心,可是她更害怕此时此刻给她打电话的男人。

“如果早知道你过得不好,我应该早点回来,早一点回来了就好。”

裴淼心想要去拉架,可是膝盖与脚踝都疼到不行,被两个人几下推搡得向前一撞,正好与夏芷柔双双摔倒在地。

她那一声轻哼,他一眼便看到她瞬间有些青紫的手腕。

曲耀阳怒吼着说话的时候,双眸是紧紧盯着早就有些木然地站在一边的裴淼心。

明明知道他已经很在意自己比她大十岁这个这么严峻的问题,她竟然还拿这件事情来开他的玩笑。

曲耀阳回头望了她一眼,“刚才的女人是不是就是之前你对我说的夏芷柔,我的前妻?”

“可是曲夫人怎么办?留她一个人在这里,我更不放心。”

“二嫂!”娇滴滴的一声亲唤,甚至带着些嗔怒的娇羞,“你快帮我说说耀阳吧!他这个人好奇怪,在北京的时候都还不是这样对我,一回到他的地盘就开始欺负我,他要把我扫地出门了,二嫂,救我!”

聂皖瑜轻笑出声:“是你妈妈说我跟婉婉一个年纪,婉婉叫他们做二哥二嫂,我又还没有过门,可不得这样称呼一句?”

“我哥其实并没有向我表示过会同聂小姐结婚,可我刚才,还是那样说了。其实我是故意那样说的,也许我当时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又也许我潜意识里就希望他再次结婚,尽快结婚。因为也只有那样,我才会觉得自己安心一点。而不是像现在,觉得自己一切的幸福好像都是偷来的。我不只偷了你,还偷了芽芽,我现在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场梦一样。”

他点头,“你去了那边,帮我照顾好臣羽,若他想回家了,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一定会去接他。”

“还有芽芽的事情,婉婉过几天期末考完了就会放假,白天我不在家里,也有她帮忙照看着,一个礼拜不会太久,我希望你速去速回,明白吗?”

“嗯,我既然都已经辞职不干了,那你先前交给我让我重新设计加固的胸针也不用我再设计了,我拿过去还给你。”

“我记得你以前好像很喜欢这对胸针,后来你搬了几次家,也都带着它们。”

“那时候我年少无知,总喜欢一些不应该喜欢的东西,所以最后我走的时候,不是也没有带上它们?”

尤嘉轩见她那副模样,立时就心疼得跨步上来。

男人的呼吸带着沉着而暧昧的气息有一下没一下地拂在她的耳边——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焦急回头想要看清楚来人的脸时,已经被人勾住下巴吻了唇。“‘宏科’收购的是哪家珠宝公司?”

洛佳猛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才道:“其实刚接到总部下发的通知,说你要过来接手我们跟踪了这么久却没有拿下的大案子时,我心里挺不痛快你的,真的。我就想,你才多大年纪啊?过二十五了吗?一个半大的小姑娘,比我还小三岁呢,到底凭什么来当我们的总监,还得管着我啊!”

“谢谢,但愿你不是诓我。”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厉夫人赶忙拉了拉此刻正挽着她手臂的年轻人,“老司令,这是我儿子,冥皓,今年刚刚从大学毕业,前段他外公和几位老参谋长一块过来的时候,都是他代我们老厉做的接待。”

她的模样似曾相识,只是一眼,却似乎让他的心脏紧了紧。

“曲婉婉!”男人女人都叫不住她,尤其是那些被她打了的姑娘都因忌惮着她家里的地位跟身份,全都敢怒不敢言了。

被人用力一甩,后脑勺正好砸在木制的栅栏上面,疼得她立时就龇了嘴。

厉冥皓看着就开始冷笑,说:“你现在最好别在我面前玩这一套,天不怕地不怕,随便撩了马鞭就开始打人的曲四小姐,你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现在搁这装什么啊!”

她焦急一声轻唤,说:“算了,你别去。你妈她毕竟是芽芽的奶奶,她想带芽芽出门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做得太过反而会惹得她的不开心,到时候妈妈还要怪我们的不懂事,你别去。”

他不知怎的突然就回了身,一双眼眸犀利,堪堪就是之前餐桌上不动声色看着她的模样。

“你什么意思?”她一下没控制住自己,激动地回过身望着,紧紧握着粉拳,“曲耀阳我告诉你,不管之前我同你是什么样的关系,可那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现在臣羽才是我的丈夫,我肚子里怀的也是他的孩子。”

脑袋实在疼得厉害,也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安排他睡客厅也不睡房间,看到铺得柔软的被子和枕头,还是让他忍不住过去鞋也不脱,掀开被子便躺了进去。

裴淼心喝完了水杯中的水,过去抢了他手中的袋装泡面几下将面撕开。

她的背影一晃,强撑着回转了头,“还有呢?你还有什么想打击我的话,全都说出来我听听。”

深夜里的一次会谈,到底还是以不欢而散告了结局。

夏母赶忙快步上前,“这么晚了,你是要到哪里去?”

他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侧身来用力推他。

她的话让他心头一暖,看着她原本自然卷的长头发被一根细小的皮筋锁在脑海,只在额际简单的散落一两撮青丝,他忍不住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跟前,抬手为她将碎发别到耳后。

情况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裴淼心一怔,“什么?”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姐夫……”

也是因为过年的关系,早在年前裴淼心就放了死机小张回家过年,现下就连帮他们开车的人都没有一个。

她看着他笑了一会儿,“这话要是换成以前,你绝对不会说的。从来只要是你弟弟跟你要钱,你都是有多少就给多少,让他失去了自己挣钱给自己花的那份独立和坚持,所以他今天变成这样,也有你的一部分责任。”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370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