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正网代理

晴雪丫头-著

  • [现代重生]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28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3章:陶侃运甓

晴雪丫头 78286

“你放她走了?”

在家中休养的这段时间内,他过得倒是非常的舒坦,身边有美女环绕。虽说没人做什么表态,可是这种气氛不就是最好的状态吗?

“我们手里有他们的人质吗?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件事情?”

“是。”长生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秦寂言和顾千城能活着走出来,一时间个个慌乱不安,就是倪月也十分不安,可她现在又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会没事,我们下山。”秦寂言放松身子,伸手搂住顾千城。

与其一直让北齐吃大秦的肉、喝大秦的血,不如举全国之力与北齐一战。要知道北齐可不比当年,大秦也不是当年的大秦,就算同时对两国开战,他们的胜算也不小。

“好人?不杀你就是好人?”这次换秦寂言想笑,看顾千城的眼神也柔和几分……

这块碎玉块只有指甲片大小的,外面一层灰,切口处凹凸不平,应该是摔碎的。

马车内又是一静,然后又听到两人同时开口:

莫不是有不长眼的,敢给秦殿下小鞋穿?

顾三叔在外当官,就凭他那六品小官,根本照拂不到顾家,顾家也没有办法沾他的光。

看千城在喜堂上的表现就知道了,当时有很多路可选,可千城偏偏选择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路,可见千城虽聪慧,却仍有几分不足。

“当然没有!”就算得意也是不能说的。

“嗯。”秦寂言对这人颇为看重,态度也算和气,将卷宗交给对方手,秦寂言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让他拿另一份案宗。

林琳虽然有意坑顾千梦,但所说的都是事实,并没有半丝夸大。孔家已经娶过四位公主,现在的孔家老太君就是老皇帝的亲妹妹,可见孔家的地位……

顾千城从来不是什么善茬,之前在长生门的手里吃亏,那是没有办法,谁叫她实力没有人强,只有认栽了,现在?

当然,唐万斤也只是有点小羡慕而已,他并不会因此生气、吃醋。他是没有父母宠爱的孩子,他太清楚父母的宠爱与陪伴,对现在的龙宝来说多么重要。

而五皇子的做法也确实有效,正因为他不断的在老皇帝面前说秦寂言的好话,老皇帝才会越来越看重他。

很好,纯情的秦殿下还是在的,只是藏的太深了,需要她努力寻找……秦寂言与景炎谈好合作后,便各自开行动,一个在宫内主持在局,一个在宫外寻人。

“安排人将城中的百姓登记造册,本宫不希望这里面有赵王的人。另外,明日给本城的百姓分发粮食,你带上承欢他们。”这种立功得人心的好事,秦殿下自然不会忘记顾承欢。

如果,能等到长生门的援兵就好了!

就是打官司!

在得知大理寺派人去查武芸墓的那天,顾贵妃病情加重,拖着虚弱的身子跪在殿外,述说娘家的委屈,说顾千城如何嚣张、忤逆长辈,拿莫须有的罪名陷害顾家,害顾家颜面尽失,现在更是直接打顾家的脸,要去查顾家的陵园。

北齐太后不气反笑,眼神一扫,她身旁一紫衣女官便上前说道:“来使的话我们北齐听到了,也请来使转告贵国秦王,同样的话我们北齐送给他。”

“这个消息,我们要不要报上去?”怎么感觉这个消息这么假呢?

摘星的话对顾千城造成不了害怕,也没有任何影响,解决完摘星这个麻烦,顾千城带着黑衣人,开始搜查摘星楼。

“朕……没有什么损失,怎么会怪皇爷爷。”秦寂言特意咬重那个“朕”字,提醒太上皇,他现在才是皇帝,太上皇已经是过去式了。

“直到今天,朕才算看明白你。”太上皇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他宠了秦寂言十多年,却发现他一直不了解这个孙儿。

秦寂言这么做,倒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习惯性的处理善后,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这座废城寸草不生,除了半倒地城墙,就只有一堆乱石,连木头都化为灰烬,在这片废墟,真得能找到他们要的龙凤果吗?顾千城曾在老太爷面前说,顾承欢很精明,擅长与人交际,还有一点顾千城没有说,那就是顾承欢是一个擅于把握机会的人……

可惜的是,顾千城此刻正窝在秦寂言的怀里安心的补眠,什么都看不到。倒是秦寂言看得清清楚楚,然后……

“要不要赌一把。”太上皇笑的一脸和气,那样子好似胜券在握。

大管家满肚子疑问,可却不敢问出口,就怕提起先太子,惹秦寂言伤心。

他们这些做皇子的,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步跨过去就是人上人,子孙后代都是人上人,要不放手一博,他们才是真得会后悔。

秦寂言不由得轻笑一声,“你是在等你的亲弟弟救你?你觉得他会来吗?没有你,他就是荣王叔唯一的儿子,可以顺利接收荣王叔留下来的人脉和势力。有这些人脉和势力,就算不能争一争皇位,占个山头也能称王称霸。”

“许是打不了了。”承欢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握刀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后退一步。

“言将军说得是什么话,什么要不要挟的,真是难听,本王只是让我那好侄儿,乖乖退兵。毕竟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赵王死也不承认,自己拿百妊的命要挟朝廷,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说。

在舱底生活的人,都有一套趋利避害的本事。老管家、顾千城和子车三人,虽然看上去老的老,弱的弱,还有一个女人,可能在这舱底占有一席之位,谁也不敢小觑。

顾千城知道,子车这是怕老管家发现。

甜言软语像是不要钱,一句接一句的倒出来,“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让我坐一下又不会怎样。”

“9528”熬了两天两夜,饶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把数字报出来后,那些人就累倒了。

长生门的人睁大眼睛看着,虽然看不真切,可仍旧不敢眨眼,一个个紧张到不行。

仔细看,会发现这把刀,就是封老爷子送给顾千城的那一套,被顾千城命名为柳叶刀的飞刀。

最主要,她根本没有本事打。

焦向笛与凤于谦本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幕了,焦向笛不舍的道:“这就走吗?这位姑娘怎么办?”

“我爹他……也不肯。”焦向笛亦是一脸愧疚。

凤于谦奸笑一声,说道:“很简单,只要你现在娶妻,然后抢在封似锦前面,生一个孩子,这不就赢了封似锦吗?要是你怕你的孩子,没有封似锦的孩子聪明,那就多生几个,在数量上赢封似锦也是可以的。”

嘴上说着见谅,语气和神情却没有一丝见谅的意味,摄政王只当没有看到,指着左手旁的首位道:“秦王能与娘娘一见如顾,本王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放在心上。不过,让贵客站着说话,着实是失我们礼,秦王,快快入座。”

前前后后加起来将近两个月,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抱着顾千城,会有反应真得再正常不过了。

这才分开两个月,他就不停地想顾千城,如果再久一点,他肯定要疯掉。

他放心不下顾千城。

子羊见状,这才解释道:“暗风楼还太小了,根本无法和皇上抗衡,我们需要一个靠山。长生门足够强大,而且长生门在海外,每年要我们办的事有限,我们要是不说,谁会知道我们是长生门的人。”

“皇上,我说过我只是想要活命,会留一手也是希望能多个活下去的可能。你我都清楚,五年之后我没有了利用价值,您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保护我的安全。一旦我落到景炎手上,我就会生不如死,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在为自己打算。”倪月的声音很空洞,听着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可秦寂言知道,这只是假象。

锦衣卫首领这个时候不再说话,闷头跪在那里。面上看不出什么,可心底却是暗松了口气。

老皇帝点了点头,一一往下看去,越看心越惊……

“你知道找衙门,就不知来找朕,朕哪里不比衙门强?”说来说去,秦寂言最不爽的还是顾千城遇到事,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晓的!

“圣上小心。”武将大喊,拔刀挡了一记,禁卫也蜂拥上前,手中的刀反手刺入土丘里……

月前,顾老太爷靠着出卖顾千城,从皇上手中为顾承志讨了一个进军中镀金的机会,一切都好好的,可没过两天就被皇上给撤了,说是要重新考虑。

屋梁是用上好的木头做的,现在已有腐化的迹象,不过划了十几下,就听到啪一声断了。

太后和摄政王只当没有看到,即不命令侍卫强攻,也不命令侍卫退下,就这么放任秦寂言带着顾千城一步一步离开……

秦寂言暂住在城外,今日又是由摄政王亲自接了进来,身边并没有带多到人。宴会到一半,他愤然离席,北齐肯定不会安排人送他。这种情况下,秦寂言要在京城遇到“宵小”,出一点意外,再正常不过,就是放到大秦也说得过去。

顾千城嘴上说狠,可心里还是心疼他们的。要不心疼他们,根本不会在第一时间,上前给他们包扎,也不会等他们一起来吃饭。

没有错,承欢几个人想以受伤为由,赖掉今晚洗衣服的活,可结果却被顾千城一人一脚踹到水边。

顾千城之前下落不明,顾承意担心的不行,恨不得自己能出去寻顾千城。后来收到顾千城安好的消息,可没有亲眼看到,就无法放下心来。

莫非是心事太重?

“北齐人勇猛擅战,名不虚传。”秦王殿下看罢,真心赞道。

和单增相反,呼延千霆越打越兴奋,尽是没有收兵的意思,不仅仅是单增就是秦寂言也忍不住皱眉:呼延千霆还有没有脑子,就是灭了单僧这三万人,也动摇不了北齐太后的地位。

“啊?”凤于谦愣了一下,显然是不能理解。

“殿下,是武毅带人跪在前方。”侍卫站在马车外说道。

众臣一听,脑袋嘭嘭嘭的磕个不停,“圣上息怒,臣罪该万死。”

顾夫人挑衅地看向顾千城:嚣张得意又如何,后院是她的天下,她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也没有会多说一个字。

“不许动。”顾千城挡了一下,那几个婆子直接无视,把人撞开,幸亏顾千城反应快,一个闪身避开,才没有摔倒地:“顾府的下人,越来越嚣张了。”

顾千城花了近半个时辰,才慢慢地挪回自己的院子,院子冷冷清清,与顾府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这种事封似锦虽然不曾做过,可要做绝对能做到完美,只是,“这次好解决,可就怕皇上见殿下你迟迟不回,再次下诏书。”

“可是不对呀,真要是有大人物来,怎么没有禁军开道,这身后跟的就十来个官差,这哪里是迎接大人物?”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这是傻了吗?”秦寂言晃了晃神,顾千城回过神,白了他一眼,脸微红,“以后不许对别人这么笑。”

厉害!

现在,少要药王谷的银子,就是要得罪能到分银子的人,这种事顾千城是不会做的,至于旁人会不会做,那就与她无关了。

这个小小的要求,皇上还是可以满足的,君亦安被人带着去了六扇门,看到了被关在牢里无人看管的唐万斤,君亦安大大地松了口气,也总算相信顾千城说话算话了。

“等你登基那日,我必送上重礼一份。”风遥轻声说着,声音很小,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在不知情的人眼中,秦寂言这个时候回京,十有八九就是为了继位,连赵王这个乱臣贼子,都不希望秦寂言顺利回京登基,在京中的周王就更不乐意了。

言倾一听就明白了,双眼猛地一亮,连连点头,“末将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手。”秦殿下一手木盒,一手卷宗,真得空不出来手来。

里面是双人份的肉汤,现在还是温热,一打开香气扑鼻而来,引得人饥肠辘辘。

“姐姐,我的腿就是程将军打断的,”承欢的眼珠子像是定住一般,一动不动,可双行清泪却从他的眼角滑下。

“捞起来看看。”站在甲板上,迎风而立的秦寂言,听到这话,头也不回的下令。

“嗯。”拖这么久,皇上想拖,可旁人不想拖。

拒绝顾千城相送,秦寂言和他来时一般,悄悄离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殿下,顾姑娘的院子外一直有人在监视,属下已经把人拿下,是江湖上的路子。”来人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秦寂言听到。

要是没有墨家这个弱点,他怎么可能把景炎支走,让他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你才大胆!这是长生门!”带路的人踉跄后退,险些跌倒在地。

“来人,来人……有人大闹圣殿。”引路的人与侍卫过了几招,发现自己占不到多少便宜,大喊了一声。

“不知活火山在哪?”秦寂言又问,这一次圣后却没有爽快回答,而且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寂言……景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赶到?

就算能逃脱锦衣卫的追捕,景炎以后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

边嚼着草顾千城边寻找药草,先把自己头上的伤处理一下,至于身上的伤顾千城倒是不在意,只是皮外伤,疼了两天就好了。

在顾千城悠哉的安排自己的生活时,秦寂言正命人划着小舟,拿着地图沿护城河一路往下走。

取了墨迹后,顾千城用火折子小心地烤了一下,将其烤成一个点便松手。

此时用的墨,不可能毫无杂质,不是同一批墨,含杂质量自是不同,用肉眼看那道墨痕,看不出所以然,可用放大镜看,却能将墨痕的分布看得清清楚楚。

虽说这个法子,不可能保证一定有效,可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什么法子都要尝试才好。

“死者眼眼睁开,眼珠翻白,嘴角歪斜,嘴角边和有鼻孔中有涎沫流出。平躺,面朝上,手脚拳曲,右小腿有一处暗伤,青紫色,系死前所伤,不致命。”

“伤口?殿下,没有伤口。”这下两个仵作肯定了。

“对,你不能这么做,我们没有杀人,我们要离开这里,这里有杀人凶手,我们不能呆在这里。”

“好了,别想了,回头把坛子打开就知道了。”秦寂言怕顾千城想太多伤神。

“别人不知道,但有七位本王知晓。她们丈夫的宠妾被制成了干尸。”秦寂言说话时,一直看着顾千城,见顾千城丝毫不惊讶,便道:“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

他们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老鼠!

此次前来的大臣,都是朝中重臣,把这些人摆平了,立顾千城为后的事也就成了一半了!

可就在此时,一暗劲风飞来,顾千城只感觉小腿处一痛,脚一软,人就往前栽倒,而五皇子好死不死也朝她压来。

“臣遵命。”程老太爷喏喏应是,艰难的迈腿想要去送秦寂言,却被秦寂言阻止了,“老大人留步。”

“她自己亲口承认的,要不是这样,本王也不会想到,她居然会是杀人凶手。”秦寂言靠在椅子上,右手撑着脑袋,显然也是头痛了。

“就这么结案,这也太虎头蛇尾了?”顾千城心有不甘,不查出那群姨娘之死,不查出舞阳郡主一家横死的真相,她会睡不着觉。

“嘭……”老管家直接摔倒在,握住顾千城的手颤抖不停,“怎么会出血?没道理会这样呀。有择子在,孩子不可能有事。”要是孩子有事,他就完了。

“姑娘,你让老奴看看,老奴虽不懂医术,可把个脉还是会的,你先松手。”老管家本来要给顾千城把脉,可顾千城痛极,反手拽住了老管家。

“呼……成了!”成功打晕老管家的顾千城,狠狠地吐了口气,靠在扶手上,狂喘气。

子车见顾千城无碍,快一步往上,打开了顶上的盖子,随即就听到甲板上传来的打斗声,还有叫骂声……子夜时分,万籁俱寂。火城人早早进入了梦香,在安睡药的作用下,睡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香甜。

“看样子他们是不会找来了。”顾千城坐在一棵大树上,嘴里啃着冷硬的肉干。

两人进入停尸房后,顾千城双手合十,朝尸首默念了一遍《往生咒》。然后问向秦王:“现在开始吗?”

秦寂言早有准备,眼神一瞥就有文书上前,只等顾千城开口。

顾千城尽到了提醒的义务,秦寂言不领情,那就不是她的事了。顾千城拿刀,从胸部切开,尽量不伤及肺腑,至于刀口、方位什么的……

秦寂言和顾千城没有吭声,他们两静静的站在一旁,他们知道小雪貂不是凡物,却不想小东西完全拥有三岁孩子的智商。

“说你呢,别挤了,都不要挤,大家都不会有事的。”

轰……封似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爆炸声掩盖了,什么也听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