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黑白无恶 > 第8章:森罗王

第8章:森罗王

黑白无恶 | 作者:陌陌光影| 更新时间:2019-09-02

“你……你混账!”

尖叫声和阻拦声,同一时间响起。

他从没想过,自己做人会那么失败!

随着炮艇距离军港越来越近,炮艇甲板上的机关炮也开炮了。

城府颇深喜怒不形于色的俞太后当即变了脸色,猛地起身:“混账!先帝皇陵如何会崩塌?”

“这道鱼肉羹,鲜甜美味,多吃一点。”

三人一起抬头看了过去。

所以,他更应给予她所有的尊重。

自小到大,淮南王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对她说。对她几乎百依百顺,纵容宠溺。

不肖片刻,局势便彻底扭转。

一众同窗,从一开始的戏谑打趣,到后来渐渐生出由衷的羡慕。

只是,他就是再贪恋荣华富贵,也知道墙头草易折的道理。狠狠心将请帖扔了,只打发人送了份贺礼。

一个照面,尹潇潇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不情愿地将满肚子的恼火按捺下去:“是我冒失,差点冲撞到五皇子殿下。殿下大人大量,该不会和我一个区区弱女子计较吧!”

“我以为,这便是家父说的生死关头了。我自知身份卑贱,没有觐见皇上的资格。听闻三皇子殿下宅心仁厚,便鼓起勇气去了三皇子府。”

建文帝还未来得及给年少的八皇子九皇子封王,新帝登基后,便封了两位弟弟为平王安王。至于封地,就不必着急了。反正两人都还年少,离成家生子就藩还有数年。

以建安帝小鼻子小眼的性子,但凡蜀地出了什么乱子,定会以此为借口将其余藩王扣在京城。

两滴眼泪自淮南王的眼角滑落。

事不关己,众少女乐得看热闹。

顾山长夸赞几句,又将第一名的嘉奖给了谢明曦。是一本前朝书法大家的真迹。

也因此,众官员只隐约听闻兵部有数名官员被看押问审,除此之外,便再难打听什么消息。

盛鸿悠然一笑:“谢云曦早已和谢家反目,不再认谢钧为父。她做何人侍妾,都和谢家无关,更与我无关。四皇兄这句面上无光,不知从何说起?”

内宅多养一个女子,于他而言,无足轻重。

安公公斟酌着言辞应道:“主子的事,奴才不敢多言。不过,以奴才看来,殿下今日和往常一样,并无不同之处。”

四皇子冷漠如冰,对女色十分冷淡。谢云曦虽生得娇艳动人,怕是也未能真正入四皇子的眼。

“今日我受邀去了萧府做客,和萧夫人秦夫人她们闲话时,还有意无意地夸耀显摆了一回。待明日成绩公布出来,我岂不是要跟着你一起丢人现眼?”

盛锦月自觉满腹委屈,挨了一记巴掌,更是委屈,立刻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你们都怪我!我在书院受委屈被欺负,你们怎么也不问一问?都嫌我丢人,那我以后就不去书院了!反正我读书读不好,也没人疼我!”

有忠心耿耿的瑶碧点翠挡着,永宁郡主倒是体面多了。只是,女子皮肤细嫩,左脸的巴掌印已经泛青,看着十分刺目。

李默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今日天佑洗三礼,你邀了所有好友,唯独没请四皇子殿下。亲自登门道贺的四皇子妃,也没能踏进陆家门槛。”

谁能想到,他们亲自将女儿推进了火坑?

……

变化最大的,当属方若梦。

“谨记戒骄戒躁,勤奋苦读。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学业上,方为正途。”

她这个“儿媳”,几乎忘了还有“公婆”的存在。

永宁郡主没好气地说道:“等他们来了,安顿在谢府便是。”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到时候我带云娘回谢府,给长辈请安。”

当年谢家穷得家徒四壁,哪里还有银子过定。

宁王身手不及盛鸿,不过,比起他们两个还是要强一大截。刚才两人出手想制止宁王,被宁王各自踹了一脚挥了两拳。

众少女还待议论,低头练琴的谢明曦忽地张口提醒:“待会儿杨夫子来了,大家可别多说,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吧!”

包括虚情假意的李湘如!

她们?

名义上,谢明曦得叫她一声母亲!谢明曦惹祸,连带着自己在兄长嫂子面前也没了脸面。

“明娘为何迟迟没回来?”永宁郡主面无表情地张口询问。

萧语晗和尹潇潇倒是都为谢明曦高兴不已。只是,心里也有些羡慕。

没想到,这个在书院外晕厥的少女竟大有来头。

“云娘,此次考试可还顺利?”

谢元亭又是震惊又是愤怒:“父亲,三妹竟未告退就走了!如此粗俗失礼,实在可恼。定要狠狠责罚……”

六公主乖乖点头:“说的是。以后我定会吸取教训,绝不做这等无用之事。”

二十万两!

六公主侧身而卧,谢明曦此时却是平躺。也因此,六公主看到的是谢明曦的侧脸。

谢明曦随口笑道:“女子学习四书五经,是为了明理。本来也无需参加科举。公主殿下既不想学,也无需勉强。”

六公主亦神色冰冷,目光锐利如剑。

谢老太爷心里美滋滋地盘算着,看着谢明曦的目光,要多慈爱有多慈爱。

淮南王执掌宗人府,手握实权,深得建文帝器重信任。只是,淮南王已提前站队,选择了四皇子。

两日前,夫妻两人到了京城。

已经在书房里独自待了几个时辰的四皇子,满腔的怒意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引燃,旋即喷薄而出:“滚!”

李默鼻间一阵剧痛,顿时鼻血长流。一怒之下,愤而还手。

见到萧语晗时,李湘如主动前来寒暄,语气中满是关切:“三皇嫂,我听闻齐郎中泄密考题之事,竟牵扯到了三皇兄身上,心中委实不安。”

建文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是训斥一顿罢了。

宁夏王什么都收下,却从无只字片语,便连口信也没一个。

顾山长:“……”

这一细心体贴的举动,令众人心中顿生好感。

“皇上皇后不将我放在眼底,几个儿媳装模作样阳奉阴违,俞家人不敢沾哀家的边。现在,连自己的嫡亲女儿,也不肯进宫来伺疾。”

闹到这等地步,和离已成定局!哪怕淮南王亲自前来赔礼也不能退缩……应该是赔礼的吧!不会再带人痛揍他一顿吧!

“本王此次前来,是为了永宁和你和离一事。”淮南王干脆利落地道明来意:“你们既无夫妻缘分,和离也好,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这等无形的威胁和悬在头顶的长刀随时会落下的惊惧,才是最大的折磨。

赵阁老有气无力地叹道:“他们顾虑着皇上的安危,岂敢全力出兵!这些逆贼也着实心狠手辣,几个武将都被杀了,又杀了三个文官。今晚朝廷一出兵,又要有人身首异处了。”

既是比试,自然就要全力以赴。

谢明曦确实是最佳人选。

四皇子笑容一敛,目中闪过冷厉的光芒。

当着一众朝臣的面,身为天子的盛鸿满面为难地询问陆阁老:“朕登基半年来,母后对朕时时提点,朕才未出差错。如今母后还在病中,朕岂忍心调查俞家之事?若母后因此事病情加重,朕有何颜面再面对母后?”

……

梅妃心里盘算着,面上露出希冀之色:“臣妾和安平尚未用膳,皇上可愿留下一同用膳?”

六公主走上前,扶住梅妃的胳膊。

未生育皇子,是她此生唯一也是最大的遗憾。只是,再深的痛楚,被刺得多了,也流不出血了。

李太后勉强挤出一句:“若真是喜事,定要厚赏。”

“从明日起,阿萝就要正式读书了。”顾山长含笑问道:“你们现在都住在宫中,可愿随阿萝一起读书?”

萧语晗也不是拘泥不化之人,略一点头,和谢明曦一起迎了出去。

谢明曦和尹潇潇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抱着孩子不撒手,分明是想沾一沾喜气吧!

“四皇嫂刚才的脸色你看见没有!”尹潇潇想起刚才的情形,笑个不停:“诶哟,我认识她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她那等脸色。”

湘蕙焦急的声音响起:“皇上和皇后娘娘很快便会来了。娘娘一定要求皇上做主,查明真相,为公主殿下报仇雪恨。”

梅妃坚持亲自为死去的“七皇子”入殓。建文帝经历丧子之痛,对梅妃也颇为怜惜,点头应允。

这具身体既是顶替了六公主的身份,便得格外谨慎小心。便是私下说话,也不宜喊出盛鸿之名。

此时,盛渲和淮南王世子都在淮南王床榻边。

唯有她清楚,那个冷漠寡情的男人,心中所想的只有平定藩乱荡平边关开拓疆土。后宫的众多女子,从未被他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试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四皇子。

顾山长却置之不理,定定地看着练功场上的三个少女。

盛渲微微一惊,却无别的反应,略一点头。

换了是我,有这等正大光明的机会,绝不会大发善心。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盛鸿!”李湘如红了眼,声音格外尖锐:“快些将刀收回去!要是伤了殿下一星半点,我今日便和你拼命!”

谢明曦也随之抿唇一笑。

李湘如又急又冤屈,目中水光涌出眼眶:“殿下真是误会我了。在我心中,这世间无人能及殿下。”

“你也给我滚出去!”宁王怒喝一声。

……

林微微笑着白了林钰一眼:“谁让你吃个没完没了?”

林钰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卿卿我我,说个没完。我不吃点喝点,早就熬不住了。”

谢云曦嫉恨得俏脸扭曲。

转弯之际,丁二刻意勒紧缰绳,令马车速度放慢。

俞太后今日落入被动,心中恼怒不已,面上未露声色。在萧语晗的搀扶下离开。

谢明曦往日对她如何,历历在目。现在对她好,无非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这只狡猾的小狐狸,城府之深手段之高明,丝毫不弱于俞太后。

谢明曦阴险奸滑,难缠至极。

……

一双浑浊暗淡的老眼,在见到俞太后的刹那,骤然闪出惊人的亮光。

身为太医,地位高低,不仅要凭医术,更重要的是圣眷。

芷兰喜出望外,连连磕头谢恩:“多谢娘娘,奴婢代父亲兄长谢过娘娘恩典。”

因分歧而起的不快,就此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