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不吝指教
作者: 沈纾帆章节字数:23801万

在官道上。

当然,在徐阳郡、天南郡这两个混『乱』的郡城,据点的人有很多。而在青湖岛势力范围,每个据点的人就很少,这也是向青湖岛示弱。

长枪枪尖一挑,化作一道流光再一次刺向臧锋。

一整套,才一百斤左右。

人,是很现实的。

那只是外物。

“嗯,滕都统回来了吗?”关绿淡漠询问道。

滕青山长枪陡然动了,化作一道利箭,带着一股锐啸声,刺向诸葛元洪。滕青山的确使用一万斤力气,同时也使用内劲刺激要『穴』,令这长枪速度更快。

赤鳞兽悄无声息地靠近,当距离滕青山十丈时!它的瞳孔瞬间收缩——

滕青山只感觉到那赤鳞兽瞬间化为一道庞大的红光扑来——

“呼!”体内运转《天涯行》功法,身体力量也爆发到极致,滕青山一窜就窜到了赤鳞兽的一侧,随即毫不留情地力量灌入右臂,手中轮回枪瞬间化为了锥子,极速刺向赤鳞兽后脑位置,在靠近一瞬间——

滕青山看着冷着脸的关绿,笑着低声道:“关统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滕青山不是傻子。

滕青山二话不说,先将黑火灵根揣在怀里,这可是最重要的。

“六十八张一千两的金票!二张百两金票,还有八张万两金票!加起来,148200两黄金金票!接近十五万两黄金啊。”滕青山倒吸一口凉气!

“蓬!”

就在六大高手,彼此厮杀时——

呼!

“啊——”

只见一道枪影劈来,仿佛打一个沙袋,这一条枪影抽打在冀鸿的腹部——

“哈哈……”一阵大笑声,那灰『色』身影前亮起一阵刀光,只听得金属撞击声。大量的暗器便跌落到岩浆流中,迅疾地融化,成为岩浆流的一部分。

归元宗有二人——滕青山、冀鸿。

呼!

滚热,热到能眨眼功夫融化骨头。

“别急,现在谁出头,谁就是找死!”冀鸿嗤笑道,“没有绝对无敌实力,还是先忍着点!”

“逍遥宫的人,好惨。”滕青虎唏嘘看向远处十余丈外的一群人,“他们最起码死了四五十号人吧。”

暴『乱』了!

冀鸿脸『色』一沉:“青山,关绿,我们走!”

“是青湖岛的!”

赤鳞兽肯定要来吃黑火灵果,所以,定有一条能容赤鳞兽进来的通道。

“归元宗……”古世友随即又看向乌岱,“那隐秘地方,在哪?”

古世友三人脸『色』都变了。

“青山,我看啊,再过几天,那黑火灵果就差不多成熟了。”冀鸿一边走着,还说着,脸上满是笑容。显然心情很好。

“杜老九!”冀鸿却是怒道,“你在半个月前就进来了?我问你,你怎么下的那足有百丈深的裂缝?”

一边跑,滕青山还看着周围,在岩浆流周围,石头等固体泛着暗黑『色』,至于旁边的山壁等,表层隐隐泛半白『色』,滕青山走过去手一『摸』,就有碎石粉漱漱滚落,当然,除了表层外,里层还是很坚硬的。

不过……

滕青山将藤曼再度放好,遮盖住洞『穴』口。

“这个滕青山,还真谨慎。”精瘦汉子感受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这个地方最好逃,可是……”

可没法子。

关绿也吃惊看着滕青山,这些天来,还没人传出有谁发现黑火灵果所在地。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当然站到最前面,看得最清楚的位置。

上千名武者中响起一声声喊声,人太多,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喊的,那些武者们是唯恐天下不『乱』,在那喊叫着。

重剑出鞘,回响起一片金属震『荡』声音,单手持着黑『色』重剑,司马峰脸上变得严肃起来。整个人气势上瞬间和这一柄重剑融为一体,司马峰站在那,就好像一座重山屹立在那,让人无法撼动。

……

“王老哥,你老也是成名数十年了,何不去挑战一番?赢了,你可名扬天下了。”在那银发灰袍老者身侧的一个精瘦汉子笑道。

“滕青山,不愧是《地榜》高手啊。”

“门主!”“门主!”

的确,滕青山手下留情了。那司马峰手中重剑被震飞,在无法阻挡情况下,以‘火上浇油’这一招砸在人身上,即使是数万斤力气,都可以将司马峰给砸死。滕青山在最后时候,收住枪式。

滕青山决定,全身心琢磨研究,创出五行枪法的第四招,属于火属『性』的枪法!

……

“燕铁,这个叫燕铁的好厉害,竟然击败了冯无血。”

“到了火焰山,我这十位仆人,会照顾各位大人这一两个月生活所需的。”杨塔笑着道,滕青山他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离开了桦城,迅速地赶往火焰山。

“我们这么多人,分成三队仔细搜索这火焰山!”在山脚下,冀鸿吩咐道,“黑甲军三十名精英依旧跟我走!核心弟子高手跟关统领走!滕都统,你麾下那些人马跟你走!大家没问题吧?”

“这你就错了,你们可知道,昨天那徐阳郡火焰山一带,传出消息,有赤鳞幼兽出世!而且还在一个叫‘金家庄’的庄子里吃人。被不少武者发现,一路杀到火焰山里呢。那只是一头高近一丈的幼兽!知道赤鳞幼兽现世,意味着什么么?”那名年轻武者得意道。

……

“黑火灵根增加的潜能,那些修炼内劲的人,根本无法真正挖掘!”滕青山如此的认为,“黑火灵根的潜能,一旦真正挖掘,增加的力气,绝对不止一万斤,到底是多少,吃了才知道!”

对普通武者而言,得到黑火灵根,就直接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也是宝贝。

既然争不到,还不如掀起一场大的风云来!段侯,本来就是喜欢热闹的人。

有归元宗高手帮忙,自己夺取黑火灵根更有希望!

滕青山略显惊讶地看了一眼那关绿,而那关绿此刻也看向滕青山,依旧冰冷道:“滕都统,你认为呢?”

关绿冷冷看了滕青山一眼:“等黑火灵果事情一了,我会好好请教滕都统的枪法,看滕都统,到底有什么手段!”说完,这关绿大步地朝门外走去。

那些武者,最喜欢参加这些奇怪的事。

“徐阳郡那边也说了,现在正在盛传,滕青山重伤孟田,令孟田断掉一手臂,并一路追杀,可没说杀死!”诸葛元洪说道。

“先天?”诸葛元洪眼睛亮了起来。

“竟然会开门?而且开门声音这么小,如果不是我段侯,换一个一流武者,怕都听不见。”段侯也吃惊,“传说那妖兽已经和人一样会思考,果然不假。”段侯已经将怪物认定为妖兽。

“黑『色』怪物!”

施展《天涯行》的情况下,滕青山飞速拉近着彼此距离。

“这头妖兽应该就生活在火焰山,长期在这,肯定很熟悉。要找到它,怕是有难度。”滕青山定下心来,行进在峡谷中,仔细地观察着峡谷周围,想要寻找到一些踪迹,然而,在这峡谷中,搜寻了许久,将峡谷周围搜寻一个遍,滕青山都没找到那妖兽的踪迹。

一旁的段侯说道:“老伯,那个妖兽跟人一样很聪明!它这次受了伤,吃了亏,近期是不敢再来的!”段侯是亲眼看到,那怪物悄无声息地划掉民居的门闩,潜入屋中的。这么有智慧的怪物,不可能吃了亏后,还敢第二天再来。

“你瞪我干什么?”段侯旋即便笑起来,“哈哈,我懂了,你是想让你们铁衣门独占那宝贝?”

滕青山心中一动。

“找死!”滕青山速度也是飞速冲去,一道血『色』人影和一道黑『色』人影,一前一后,就冲入了荒野黑暗当中。

呼!

孟田遗留下完好的物品,只有一样——血月刀!

滕青山环顾周围的黑暗:“九州大地,高手无数,今天我杀孟田,这天下人怕也会知道我的名字了吧!”

“青山!”滕青虎眼睛一亮,大喜,第一个迎上去。

“《地榜》六十一位!”一群人赞叹了起来。

高手寂寞,如果有能和他一战的对手,高手反而会很开心。

一柄飞刀!

“呼!”

“老爷。”一名老者走进来,躬身道。

这可是六月酷暑!此刻又是下午,热的要命。

除非是极高温火焰,滕青山才会受不了。

滕青虎大惊:“这么厉害的毒蚊子?”

的确,马贼们竟然也慢慢跑着。以货车可怜的速度,马贼们要追可以很快追上的。

声音回响在上空,在场数千马贼听得清清楚楚。

朱崇石喝道:“保护好马车!”顿时,周围那些护卫们,有大半人都持着巨型方形盾牌,包围在马车周围。用盾牌,将马车完全保护好。

“拒马桩!”滕青山脸『色』一变。

“哈哈……一人和我千军万马斗?他以为他是先天强者,兄弟们,给我杀,杀死他!”大当家大笑着。

他重重跌倒在地,心里还不敢相信。

“对,我们退,我们现在就走。”不远处的二当家等人也惊恐连道。

这次,他们大当家,这个在徐阳郡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丢了大脸面!这大当家严令,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得外传。

因为巫山帮的失败!

那次,滕青山获得的金票银票加起来是十三万两!景玉佛、劲弓、战刀、金蚕丝背心等虽然更珍贵,可暂时无法换银子。

黑甲军军士们都羡慕的很,不过他们也没想过分银子。

两名百夫长,一人一万两银子。

屋子里,正有一名眉『毛』极粗的中年人,他正擦拭着一柄狭长的略带弧度的长刀,长刀本身通体为血红『色』。

“爹,滕叔叔一个人能打败那么多马贼?滕叔叔有爹你厉害吗?”年幼的男童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远处滕青山,眼中满是崇拜,小孩子最容易崇拜英雄。更何况,滕青山能在洪流般的马贼中,轻易屠杀,擒住贼首。

惊恐!

好宝贝!

“都统大人!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而属于你的赤血马和寒铁重甲,也在庭院内。都统大人还请将你的青鬃踏雪马和赤铁重甲准备好,估计过一会儿,有人会来收回。”

“嗯。”青雨喜滋滋的连点头,“谢谢你,小青。”

滕青山和朱崇石交谈间,便兄弟相称了。

朱崇石环顾周围,哈哈笑道:“闯『荡』了这么久,还是咱们九州大地,最是富饶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38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