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腹黑夜少甜宠妻 > 第61章:前无古人

第61章:前无古人

腹黑夜少甜宠妻 | 作者:小若离| 更新时间:2019-09-02

他们现在召集神界大陆高手前来,根本不是为了所谓的切磋,应该是为了让大家对他们的实力表示震惊,为了让神界所有神民都知道他们是多么强大的存在。

中年修士听完,哈哈大笑几声,道:“既然你我二人有缘,不如你就拜在我的门下吧?”

“哦?为什么跑不了?难道魔尊大人还有后招?”血焰魔帝不禁连连反问道。

易峰一直在城中停留了三天,一个接着一个酒馆的进,却是对韩烟儿等人的影踪一无所获。

“真界?”易峰一头雾水,从未听说过这么一个界面,不过,从那通道的气势来看,易峰隐约觉得,那条连接真界的通道,却是和天典降世时出现的通道一般无二。

易峰此时才算明白,当初天典降世时,为何用那么多强横的生物绑着铁链子拉拽。

面对如此情况,易峰知道事情已经无法逆转,只能重新运转缔结灵根的功法,同时狠了狠心,将那小树直接“塞”进了自己丹田之中。

“什么办法,快说啊,这时候你还装什么蒜呀!”易峰没好气地回应道。

早在双修之初,易峰就在洞穴内布置了大量的神晶,因为神界大陆空间的神灵之力虽然浓郁,但对易峰这种强者的需求而言,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然而,自己能够从几位所谓的师兄弟中脱离出来吗?浙州天尊不禁蹙眉思量起来。

一直思量了近一盏茶时间,浙州天尊忽然问道:“在仙界那颗奇怪的星球上的那位老先生,与易公子是师徒关系?”

当然,一个出窍初期妖兽的妖婴,其中蕴含的妖元力绝对可以媲美上两千只金丹期妖兽的妖丹,总体算一算,还是效率高出了一倍不止。

不过,几位武门天尊觉得此乃万载难逢的绝杀易峰的良机,纵然有点胆怯,但依然硬着头皮对易峰发动了攻击,还是五件法宝幻化成五道流光,迎着易峰飙射而去,每道流光都带着莫大威势,似乎要将易峰以雷霆之势扼杀于此!

“侄女啊,这个可很难说,易峰此人一直修为进度神速,又身怀逆天法宝与神通,极其有可能是神界某位大佬重新修炼,难保没有办法。”麒麟妖皇会心微笑着说道。

金色大蜈蚣终于是抵挡不住了,怒吼了一声后,无力地闭上了双眸,跟着全身金光先是一暗,随即竟是骤然大耀。

易峰给了金色大蜈蚣一个痛快,直接以裂天镰将之击杀,随后也没有当即吸收其血肉精华,而是将之收入储物法宝中,飞快地向大鸟消失的地方而去。

易峰有着主宰级的灵魂修为,神念笼罩的范围庞大无比,自然不会跟丢了目标,没有多久便发现了那大鸟停在了一个悬崖腰身的洞穴中,其中似乎还有几个体态稍小的飞禽猛兽,估计是大鸟的孩子。

这只刚刚飞出的大鸟,显然是受伤的大鸟的伴侣,此时飞出,应该是去收拾金色大蜈蚣的尸体。

易峰在惊讶的同时,自然也将自己的十系融合领域外放出来,对方的领域则是当即就被压制。十系融合领域依然不是一般领域可以抗衡的,即便是天尊的领域也一样。

而在易峰前面,则有不少顶着甲骨霞光的猛兽,正在缓慢地前进着,似乎每一步都需要用尽全身的力量。

于是乎,大个子怪物在易峰目瞪口呆之中,转身过去,一把就将那魔剑握在了手中。

而也由于仙剑的颤抖,与阵法的发威,岩浆也开始剧烈地咆哮起来,本来被推开了,却又不住地向仙剑冲刷,欲将之再次淹没一半。

此时麒炎与麒罡看似与易峰一条心,但易峰却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博,故而易峰故作大方地让其他受伤的修士共享了剩余的三分之二极品神丹药力,不仅没有被暗算的忧虑,还能得到许多神级修士的好感。

轰隆隆的炸响不断在天界星空中激荡而出,易峰所处的空间完全湮灭,时间也完全错乱,迷蒙难测的未来与被历史甩在后面的过去,竟在此时诡异地交织到一起。

而南宫老怪早就算计,神器是他自己自爆掉的,自然是不会被自爆之威伤得太重,虽然也被推开了老远,但只是喷了几口鲜血就稳定下来,不过伤势却加重了几分。

新的噬魂魔杖与原来的噬魂魔杖,虽然品级差了很多,但模样并未有太大变化,就连鬼头大军虽然变强了,也一如从前。南宫雪琪一眼便认了出来,还惊呼出声了。

易峰知道,这次若不能成,这诅咒肯定会让自己身死当场,而后还会继续留在斩天剑之中。

在死山之外的不死强者们,只见死山上空间剧烈波动,时间在那里似乎也被扭曲了,个个都是骇然失色,连忙将讯息传给了两位不死主宰。

与噬魂魔杖同时出来的,还有一道血色虹光。那虹光飞到高空之后,蓦然高涨,转眼就变大百倍不止,呈现出一块红色圆镜来,宛如一大片血色浮云。

“呵呵,我猜一定是你出手击杀了那位负伤的主神级高手。”法神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似乎洞察了一切一般。

应成子心中骇然,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徒孙的灵魂竟如此稳固,稍稍犹豫了下,便又加大些魂力,再次震荡易峰的识海。

那应该是在仙界时的事情了,那位姑娘白衣赤足,乃是下界而来的高手,结果被自己带到了煞罡星,然后她被那变态老头给瞬移走了。

出手便无情,十色神力包裹的拳头,轰然砸出,四下里完全被封锁。

而这位仙君也是易峰手下的第一位仙君级高手,易峰带着他,继续下一个二流仙门。

到了如今,赤都华府总算是警觉了,开始联系仅有的一个二流仙门来对抗易峰。

对手并不会与小黑单挑,三万多妖兽同时扑了过来,它们的头目也就是那只大乘期上位神兽狮虎兽,却是依然在大军后方,双目凝视着小黑,并未发动。

嗬!!!

“最为关键的是,那帝级上位神兽还必须全力配合,需是心甘情愿才行,强逼的话,只怕是会适得其反。”易峰又补充了一句。

袁清与禾儿公主若是完婚,那么袁清就是禾儿公主的丈夫,以自己丈夫的命去换自己母亲的修炼,由此可见禾儿公主对袁清真是没有太多感情,就算是完婚了,也一样不会有感情。

————————————————

易峰心中更是一突,暗道自己言语过激,可也不愿露出半分示弱之意。

易峰知道,若是裂天镰再承受几次本源之光的攻击,恐怕会当场形神俱灭。

从易峰方才的表现来看,南宫雪琪可以肯定他是为了救自己才去冒险出手,但她却不似韩烟儿那般纯白,她摇头道:“我救过他一次,也算是认识吧,不过没有太多交集。而且,他这次出手怕也是多半因为你,他应该是太担心你了。”

易峰见到敌人又多出两位天尊,眉头先是微微一皱,随即对身边的九魅狐妖使了个眼色,九魅狐妖会意,也腾身而起,让天尊级的战场上多出了一道白色身影。

与东辰天尊一样,半晌未出手的云空天尊,此时也选择了观望。他与易峰非敌非友,自然不会为了易峰去得罪这么多祖神。

“大家说,这梦嫣仙子要如何处置为好呢?”南宫雪琪问向众人。

“血焰魔帝?”易峰则是眉头蹙起。魔修,还是能够被末原仙帝叫出名字的魔帝,肯定不会寻常人物,不然末原仙帝这么一位仙人岂会知道。

易峰没有使眼色,只是明亮的眼眸中微光闪烁,冷依依自然能够明白,就算是不明白,此时易峰如此说她也不会反对,毕竟她知道易峰还有一块神牌。

那龙龟见易峰动真格的了,这才不紧不慢地将全身布满了一层蓝色的冰甲,随后张口喷出一股蓝色水柱迎着天火玉净瓶的三色火焰。

龙龟心中惊颤,嘴里喷出的水柱也顿时弱了几分,三色火焰直接就烧到了它的嘴边,而剑芒也再次击中它那没有冰甲防御的龟壳上。

而此时,易峰不禁又会想起那九块天碑的内容。

这句话让剑裂空等人都相继脸色大变,但却依然没有人敢站出来,任谁都可以看出,这位龙族高手根本没有倾尽全力,莫说是天赋神通没有发动,就是本体都没有完全显露出来。

——————————————————————————

今天四更,大家多砸金牌,拜谢了。。。“晚辈就不耽误前辈会客了,告辞!”

扫过一眼后,易峰就不得不后退几步,洞穴边上的疾风与高温实在太过强盛。

东辰天尊不以为意,摆摆手说道:“不用你承我的情意,你现在根本没得选择,莫说你已经是重伤之躯,纵然你实力在巅峰时刻,你也得老实配合。”

小怪物们发现洞穴里有外人,当即就要围上来,可当它们看到来人是易峰时,刚刚喷出口一半的雷霆却是纷纷都收了回去,就像是如此做会极大浪费一样。

“是啊,说不定,毕竟我对这雷母也知道不多,你可以试试,应该不会有危险的,最多你先准备好防御措施,以免有骤变忽起。”斩天语气平淡地说道。

推荐妙手大大的《随身携带百万妖兽》,大家有空可以瞅瞅去。元畅心中很是不爽,自己分明没有恶意,而且还主动散开领域,竟然落得个几乎被对方制住的局面,若是易峰此时要攻击自己,自己虽然也有保命的本事助自己无恙逃走,但毕竟是伤了自尊。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九魅狐妖所知道的天妖诀与这本书册里记载的天妖诀,原本就有出入,或者根本就是两种有着不同结果的天妖诀。

若是此时有大陆上的顶尖强者在此,一定能够辨识出来,那黑袍老者正在施展强大的召唤法术。

易峰将这珠子取名为星辰珠。当星辰珠形成之初,丹田内还起了一丝意外——

“呵呵,未战何言胜负?”小芙只是笑着应了一句,一样是很自信。

如此这般,易峰便是与大家一道寻了一个传送阵,将血焰魔帝的传送玉牌置入传送阵的凹槽中,传送阵当即闪出一道白光,大家也瞬时就有了几分眩晕的感觉。

和易可儿玩耍了一会儿,易可儿也玩腻了,又老实地回到易峰身边,不过,一对美丽的眼睛却是依旧盯着血焰魔帝,还不住地转着,似乎在想新招来戏耍血焰魔帝。

不过,在进入之前,易峰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在自己那无数战利品中挑选了几样上品灵器祭炼了一番,虽然没有什么大用,但是却是可以把它们当成“手榴弹”,遇到麻烦就丢出去自爆几样,炸不死敌人也要吓死敌人。

最为可气的是,现在传送阵被控制了,大家谁都不使用传送阵传送离开,而传送阵中却不断走出传送而来的仙人,而且大多都是一批一批的。

易峰此时在丹田之中,一片火光炫目,以前那金属性金丹的璀璨光芒完全被压制住。

也就在沙鼠妖心思飞旋之际,远处又飞来了几位修士,个个都是神君级高手,可形容都很狼狈,身上也有着比较沉重的伤势。

果然,石棱被扣动后,一个门户显露出来,却是被层层死光包裹。

首先映入眼帘的乃是一位背对着石门的黑袍修士,而整个密室里则是十分空荡,似乎只有这么一位黑袍修士存在。

让易峰稍显惊讶的是,自己的魂力与精神力一旦进入到密室之中,居然当即消散,他想要窥测一下那黑袍修士都难以办到。

噗!!

四颗魂珠的问题虽然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但却一直在壮大着,吸收了那么多不死主神的精神力,最近又吸收了三位不死大主神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易峰生平以来的巅峰水准,可在黑色毒雾的侵蚀下,只坚持了不到一盏茶工夫,外围的防御就宣告崩溃,黑色毒雾汹涌着渗透进了四颗魂珠之中。

当然,侵略就必须有相应的实力,而且对手不能太强,对手也不能是穷人。

易峰与斩天粗略估计了下,这次收服的鬼头大军应不下一万之数,而且个个都实力强悍,至少都是神人级的水平。而神人级的水平,也就和仙界尊级强者差不多少,比那些帝级高手肯定是强大不少。

不过,易峰早晚都要飞升神界,到时候有了这么一支强大军团的他,也就多了几分保命的凭仗,只是这种军团的出现,估计会被神界高手注意,不能多用。

“上品灵剑加上中品灵甲,虽然芸霜师妹只有金丹中期实力,但却是可以与元婴初期修士一战,此次比斗的前三甲肯定有她一个位置。”

再则,联想到之前消失在这里的不死强者,易峰就更加确信了,这里不是一个时间陷阱,就是一个空间陷阱。这个陷阱能够长存于此,而且能够让强大的不死生物消失,其威势的确非同凡响。

而此时,血焰魔帝对易峰交待道:“赶紧将你的魂力透入到器灵中。”

心中好奇,易峰又落入了绿色湖泊之中,一直下潜到底部,想要看看是下面有什么样的存在竟能制造出如此浩大的声势来。

易峰也试过纵身飞起,想在高空俯瞰地面,可刚刚飞升不到百米就被一股子无形的力量给生生地压了下来。由此可见,这里就算不是幻境,也是被阵法覆盖的地方。

一路向那中央位置靠拢,易峰竟是不断遇到神石、神草、神果……甚至还有炼制神器的材料若干,似乎这里就是一个各种珍奇存在的地方,而不是为了考验什么。

而他们的气息,早给无边的死气给冲刷得干干净净。

血焰魔帝这是在考验来人,同样也是在摸对方的深浅。

“南宫雪琪!!!”

而斩天却是在此时提醒易峰,来人之所以说话,乃是以功力与魂力掺杂于音波之中,如此激荡群山,极有可能找出隐藏人质的地方来。

星尘子无力地道:“极品灵器谁不想要?如我们云浮宗这样的二流修真门派,虽然看似人员不少,但法宝品级最高也就是上品灵器,就连宗门师伯也没有件极品灵器。你上次比斗时将你的极品灵剑暴露出来,可是让那帮老家伙眼馋不已,不过他们却不好直接问晚辈弟子去讨要,以免丢了身份和颜面。现如今你出了这事儿,他们便会借机……哎!”

可如今的易可儿,却不是九魅狐妖可以看透的,但九魅狐妖也隐隐能够猜到一些。

“你这是承认了?”易峰反问一句。

“这不是重点,关紧的是你如此作为,险些害死我的老婆!这就不是小事了!若是说你们没有恶意,就不应该攻击那神府!”易峰语气凛然如刀。

可九魅狐妖那宛如银铃脆响一般的笑声,却是宛如潮水一般涌入易峰的耳朵,竟然让易峰顿时就觉得魂魄一阵摇曳,连忙将十系神灵之力布置成防御罩,才将那音波隔绝。

可惜的是,这女人是魔道中人,而魔道中人却是大多心性凶恶,嗜好杀伐。易峰暗叹这张绝世的容颜选错了主人,神色稍稍显得有些迟疑,瞪着眼睛,不知该说些什么。

说着,为了表示诚意,易峰当即就将盛装两朵黑暗圣莲的玉瓶取了出来。

而易峰有斩天帮助,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刚刚破碎,混沌之力防御罩便会补上,倒是不会太过被动,斩天剑与魔剑同时在周身翻飞,追着金衣天尊攻击,逼得金衣天尊始终不能停下来,功力消耗十分巨大。

虽然是在易峰的十系领域中疾行,但是那骨矛应该是出自于神界大陆炼器大家之手,威势十分强大,从发动到破开十系融合领域飞行,再到出现在易峰眼前,几乎是瞬间便已经完成。当然,之所以会如此快,也有易峰与那金衣天尊距离不远的原因。

再则,就算是自己发动了裂变神通,貌似也无法对金衣天尊构成太大伤害。

确实,自己体内的筋脉都是刚刚被修复,一旦自己乱动,很有可能让孱弱的筋脉再次断裂,那种撕心裂肺的苦楚,他是实在不想再去尝试了。

在斩天与三眼碧水猿的辨识下,他们同时确定,易峰由于对剑道执迷这么多年,终于剑心大成,体内也应该有剑元力存在。

易峰直接吸收了一股子龙魂,也当即就将魔气冲散。而这股子龙魂的量也只有地仙期水准,却是无法对易峰的灵魂带来多么沉重的冲击,易峰只是咬牙坚持了半天后就成功渡过心魔劫。那霞光中含着的仙灵之力,也与易峰体内原本就有的仙灵之力一道快速转化易峰的一身能量,照此速度下去,易峰再有几年时间怕是就要飞升了。飞在星空之中,易峰踏着斩天剑的速度虽然快,但他毕竟刚刚吞下那光明蚌珠,而且由于驱使了八系神灵之力,还被纳兰帝君弄得全身气血翻涌,此时他体内的情况则是十分复杂与糟糕,需要赶紧觅地闭关一番才行。

虽是长老,其实在云浮宗里,只是客卿而已。这些长老们都拥有着出窍期以上的实力,但修为最高者也就是分神中期而已,数量还不多,不能算作宗门的中流砥柱。

苦叹一声后,应成子只得闷闷地道:“好男不和女抢,这第一就让给芸霜小丫头吧!”

而久候多时的易可儿,则是没有辰震仙帝那么积极,她听到易峰的请求后,舒展了下懒腰,还似要打个哈欠,随后只是瞥了一眼,她身上的黑色战甲便化成许多小怪物,喷着雷霆进入到辰震仙帝的领域之中。

传送阵边上的守军并不知道易峰方才的情况,此时他身后又没有人追来,大家知道他身份高贵,自然没有人敢于拦阻。

可让袁清很震惊的是,他按照易峰传授的双修功法与禾儿公主欢合,效果竟然是那般的强大。当然,不是易峰的双修功法强大,乃是因为禾儿公主的体质与血统强大,连续双修一段时间后,袁清的修为居然险些突破帝级后期,甚至连服用神丹吸收神石强行提升功力所带来的副作用也完全消失干净。

既然知道这里就是修真界,既然知道自己还有把斩天剑存在,易峰心中就安定了不少。同时,易峰也暗暗下定决心,只要有修炼功法,他就开始努力修炼。

可是,等易峰到了小破屋子里,却是见到了一番惨烈的景象。

只有那个公子哥,只有他没有受到伤害,而且是一脸得意地看着一身狼狈的易峰。他还说道:“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心狠!”在他眼中,似乎易峰已是死人。

易峰忽然挺直身躯,眼中寒光熠熠,他步履沉稳地走向那公子哥,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这败类,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不如……去……死!”

易峰凝目看去,还发现几位仙人脸上隐隐之中泛着得意的笑容。

不过,这些蝌蚪状怪物也不是每个都很强,大部分都实力一般,喷出来的雷霆也只最多只能让易峰一阵全身发麻而已。也只有其中极少数的存在,全力喷出的雷霆能够让易峰感到危险,但却没有之前那天空中漩涡的最强雷霆厉害。

无数年来,可是很少有修士涉足这里还能对它们进行反击的,它们已经在这片海域骄傲习惯了,即便是仙帝来了,也拿它们没有办法。

——————————————————

出窍期妖兽身体何其庞大,其中蕴含的血肉自然比起人类来要多了几百上千倍。

于是,易峰强压下心中的畏惧,但同时也对九魅狐妖使了个眼色。

天火虽然源源不断,但那蓝冰火灵似乎肚子也大到没边,足足持续一盏茶时间也还在僵持着,易峰则是一片苦闷,就连斩天对此也是束手无策。天火玉净瓶是易峰的宝贝,他自己都收不回来,别人能有什么办法。

虽然革坦仙帝一时半会儿不能找到康庄仙门现在的驻地,但他却能打听到易峰就在龙星上。若是以前,革坦仙帝自然没有胆量来龙星闹事,可现在却不同了。

*****

不过,看似极其美丽的星球,却是令所有知道煞罡星的仙界修士都心寒无比。

此时,易峰眼前白光一闪,他知道传送阵结束了。

斩天曾说,一旦易峰完成了对混沌剑灵的认主,那么混沌剑灵就会分出大量的能量,来帮助易峰解决此时的困境,可事实情况却并非如此,至少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来。

但是,易峰却不一样,因为易峰的灵魂中有斩天的存在,而斩天却是可以随时随地完全了解易峰的思想,甚至易峰的情绪有丝毫变化,斩天都能当即清晰感应到。

咬了咬牙,易峰还是硬着头皮冲了过去!待材料齐备以后,老者非常熟练地将材料分开,而后手掌中忽然多出一团淡紫色的火焰。

易峰对火焰的威势倒不是很在乎,他更为关心的是这里的剑意从何而来。

在山崖周围寻觅半晌,易峰也只能发现,那些凛冽的剑气都是从山体之中发出来的。

飞到山顶之上,一样是什么都没有。山顶很尖,宛如剑锋,没有易峰想象中的火山口一般的入口。无奈下,易峰只得向山脚落下去。

从那烈焰雄狮的表情之中,易峰可以看出,它似乎是惧怕着什么,似乎又是对什么气息感到心悸和巨大的压力。易峰在自己身上观量一眼后,就明白过来。从自己身上火龙甲中流溢出来的龙族神兽气息,应该就是仙兽烈焰雄狮所惧怕的关键所在。

九魅狐妖让小芙退下去养伤,她自己则是怡然不惧的悬浮半空,朗声说道:“既然是切磋,这位炎公子却以法宝之威显露杀机,实在可恶!”

“哼!那就是你自找的了!”九魅狐妖冷哼一声,表情已经冷淡,此时那战刀已经舍弃了小芙,将九魅狐妖锁定为必杀之敌。

易峰心惊不已,可小黑却是提醒自己不要动,说是这银甲地龙王不会继续攻击了。

易峰听了,先是一怔,而后便想也不想地驾着斩天剑逃也去了。小黑则是再次变成一条小四脚蛇钻进他的袖口之中,默默无声。

看着自己一身破败的狼狈情形,梦嫣仙子不禁苦笑一声,随后心念一动,杂着仙灵之力的真元力登时就将全身清洁,同时她也为自己换上了一件崭新的白色长裙。

不看还好,这一看却是将梦嫣仙子吓了一跳,因为在易峰的丹田之中,那颗泛着紫光的星辰珠居然在不住地吸收着易峰元婴溃散出来的能量,从而光芒大盛。

华庭宗也有着合体后期的高手存在,再加上其他宗门的高手,恐怕光合体期修士的数量就很庞大,噬魂魔杖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将整个华庭宗严阵以待的修士一网打尽,此事必须谨慎处置才行。很明显,那极品材料就在这老者掌握着。

不仅不会排斥,九系神灵之力在易峰的驱使下,还可以帮助南宫老怪压制体内的暴乱,将之体内的能量平息。这一点倒是让南宫老怪十分意外,他虽然见识很高,但也判断不出易峰的功力为何种能量,只知道是比神灵之力还高级了无数倍,不禁对易峰刮目相看。他早知道易峰很强,却不料会强到如此地步。

老者未动,又是一阵赞叹,待血焰魔帝靠近之时,他却是以双指夹住了劈向印堂的神器短刀,而他的手指之间则是流转着无比浓郁且坚实的剑元力。

剑宗老者说着,却是收起了自己的剑之领域,整个人却是如一把破空飞射的长剑一般疾驰出去,转眼就已在血焰魔帝身边,对着血焰魔帝的肩膀,以佩剑平削过去。

那传送应该不是随机的,而是有定点位置,也算计好了这么远的距离可以脱出骨怪的包围圈,也恰恰脱开并不遥远。而这六爪骨龙则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

“左右逃不了,不如拼一拼,小爷就不信老天会让我这么容易挂掉。”易峰心中一横,便是止住了斩天剑,同时驱使已经恢复了的剑心与斩天剑融合。

这不,从武门本部气势汹汹杀来的吉雄利用武门强大的情报网还是找到了易峰二人的行踪,一直追到了这里。

吉雄与越贤也不着急,在如此大阵的笼罩下,除非是天尊,否则谁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溜出去,而易峰二人也没有可能从他们眼皮子底下与普通修士一样通过通道。

易峰一直轰击了大半晌,冰层也终于豁然洞开,一股子热气冲天而起。

“我倒是真有办法,那就是你在他身上中下诅咒,或者你在他的灵魂之中做做手脚。能够控制仙帝的诅咒,估计你也施展不出来;不过,在他灵魂之中做手脚你应该可以轻松办到。”斩天想了想后,说道。

“那不就成了认主了吗?”斩天还未说完,易峰当即接话道。

见到城池中的糟糕状况,霍鸣仙帝的脸色一阵青紫交替,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不过,末原仙帝也担心,担心易峰会临阵退缩,若是那样的话,自己虽然可以逃走,可三位初期仙帝就得交待在这里了,这可不是末原仙帝想要的,三位初期仙帝可以强盗团费了很多心思才拉拢过来的,强盗团也损失不起。

当三位初期仙帝实在在恒铎仙帝的攻击下难以支持就要有人挂掉时,辰震仙帝出手了,直接外放出了自己的仙帝中期领域抵消了恒铎仙帝的领域,那位即将被击中的初期仙帝不受领域影响之下,也顺利地躲了过去。

这是一个利用燃烧生命精华来换取短暂实力暴涨的功法,虽然无法让易峰的功力进步到与合体后期高手抗衡的地步,但却可以让易峰的真元力更加迅猛地冲击斩天剑,使之速度提升。

一道极其刺眼的火光过后,震天介的炸响瞬时激荡开来,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劲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沧海风浪呈一圆形澎湃涌动,整个岛屿也在同时沉没大海。

在这几天传送的过程中,易峰的心情显得很低落,这让韩烟儿与辰震仙帝都很纳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