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深宫怨锁红颜 > 第158章:平平静静

滕青山眼睛一亮,那三道火红影子,是三头猿猴,全身红『色』绒『毛』!一双瞳孔却是蓝『色』的,最特殊的还是那双长臂。这猿猴的长臂比双腿还要长些,而且,粗壮程度丝毫不逊于大腿。

腹部一硬,右手略微一按。

忽然——

锵!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一枪连一枪,一个漩涡连接一个漩涡!

一般地级秘籍,有的只是讲述‘先天虚丹’境界修炼,有的根本不提境界,只谈枪法。

那一群核心弟子高手和百夫长们低声议论着,而滕青虎最是开心。不久,大殿内一大群人走了出来,宗主、执法长老走在前面,随后四大统领、长老、都统、护法等一大群人跟在后面。

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离去,这才淡笑着又捡起书籍,躺在椅子上阅读起来。

“嗯,滕都统回来了吗?”关绿淡漠询问道。

“没事,你看我像受伤的样子吗?”滕青山连转移话题额,“现在赤鳞兽鳞甲咱们也弄到手了,我看,我们还是赶紧准备一下,回江宁吧!”

“师傅,你怎么那么简单就闪躲开我的枪?你仅仅使用爆发出一万斤力气的先天真元?”滕青山看着诸葛元洪。

冀鸿第二天一早,便带领近五十名黑甲军军士离去,滕青山、关绿以及三十名归元宗高手留下。

“二十六天,令我筋骨力量再次提升了一万斤。而且看样子,远没到尽头。”滕青山也惊叹,这黑火灵根蕴含的能量之庞大,到如今,加上一开始自己突然增加的两万斤力量。如今一共已经增加三万斤了!

冀鸿紧接着道:“不过,赤鳞兽吞下‘黑火灵果’,会再一次生长,变得更大。同时逐渐蜕变……这一个过程,估计还有一个月时间。而蜕变成功的赤鳞兽,那将变得非常可怕。连先天强者也忌惮!从它那夺鳞甲,很危险。”

对着小溪水面照照,呈现在里面的是一个中年狠厉汉子的面容。

“哼,原来你是先天强者。”银发老者『舔』舐了一下嘴唇,目光幽冷,“十七岁的先天强者,千年来整个九州,除了你之外才仅仅一个人!你竟然是第二个。”

强烈的劲气爆炸开,沙石地面轰出了一个大坑,周围沙石都被狂风卷了起来。滕青山这一枪刚被挡下,滕青山长枪一拉又是一送,眨眼功夫,又是一记猛烈到极致的‘如影随形’枪法!

司马庆邪异笑着,身体恍若鬼影,接连九闪,出现一窜幻影,瞬间就窜过十余丈距离,飘逸地划过一道弧线便朝滕青山靠近过去,面对司马庆的靠近,滕青山手中长枪无情地凌厉一刺!

二十四万斤,身体力量、内劲力量完全爆发!这一枪比一般炮弹威力还可怕,那山壁整个轰然巨响,碎石爆裂『乱』飞,一片灰尘弥漫,一个足有四五丈(十米有余)长宽,三四丈(七八米)深的大坑出现了。

灰『色』刀光裂开,威力大减,可碎裂的刀光依旧刺来。

“哈哈,真是可惜。一个很有前途的后起之秀,就这么死了。”银发老者嘴角翘起,笑容邪异。

从小,它是在炽热环境下孕育而生。在岩浆流底,对它而言,就是洗澡。炽热对它一点影响都没有。

“赤鳞兽!”滕青山脸『色』一变。

“谁,谁害死了师祖!”青湖岛一群人怒火冲天,都急了。可是……刚才一瞬间投掷暗器的人太多太多,不但是飞起的高手,连周围一大群高手都掷出了暗器。在密密麻麻的暗器中,辨别哪个是谁投的。不可能!

硬碰硬!

一寸长一寸强,不过,在地方狭小,彼此靠的近。那使用长兵器就有些吃亏。许多人在空间小、人密集的地方,枪法威力会下降。

滕青山随即看向那根植在黑『色』大石中的‘黑火灵根’,透明的黑火灵根,有着特殊光泽,隐隐流窜着神秘的能量。正是这些能量,才能孕养出‘黑火灵果’这样的宝贝。

“锵!”

那些远远在外层,看不到岩浆湖发生一切的武者们,还高喊着,试图往前冲。

滕青山、关绿站在冀鸿身后。

即使是《地榜》高手,一旦掉进岩浆中,也会尸骨无存。

而吴越也借那一踩之力,又飞了数丈,直接落向岩浆湖中央那一块黑『色』大石头。

“滚开!”吴越一声咆哮,猛地一挥刀,他所飞的方向武者们立即暴退,吴越直接一个翻滚,而后盘膝落地,同时抓起自己右脚。只见那右脚的鞋子早就燃烧掉了,而右脚的皮肉也烧地通红,鲜血淋漓,隐隐还看到脚趾骨。

那黑『色』石头,估计是类似于‘万年寒铁’那种稀有的矿石材料。肯定擅长导热!否则,不可能烫到如此地步。

仅仅坐了三排,其他人就必须进入隧道了。

整整三天了!

“最起码过一百度了,怎么回事?”滕青山也是一惊,立即朝岩浆湖看去,只见岩浆湖中央,那长在黑『色』巨石上的‘黑火灵果’,此刻正隐隐发出一阵阵红光,时而红,时而黑,每一次变幻,都有一次热气澎湃开。

“七个人!”滕青山冷静站着没动。

呼!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相视一眼。

一个个明里的高手,暗里的强者,等黑火灵果成熟,就会真正出手!第六十三章??遭遇

火焰山山脚下,营帐连成一片。

“不,不!”乌岱连道,“我无意中,偷看到那归元宗的冀鸿统领、滕青山都统,还有一个女子,他们三个悄悄进入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而且他们进去前非常小心,显得很是神秘。他们三人,不去找黑火灵果,却进入那么隐秘的地方。十有八九,是黑火灵果所在地。”

一边跑,滕青山还看着周围,在岩浆流周围,石头等固体泛着暗黑『色』,至于旁边的山壁等,表层隐隐泛半白『色』,滕青山走过去手一『摸』,就有碎石粉漱漱滚落,当然,除了表层外,里层还是很坚硬的。

一丈多厚,足以容一人通过的通道,被滕青山一脚踹开。

“嗯?”

……

那精瘦汉子熟悉地在前面走,同时说道:“滕都统,这是地底深处了,特别的热。”前面渐渐有些红光,即使是微弱的光芒,滕青山也能一下子看清数十米远,只见前面有着模模糊糊的浅红『色』雾气。

……

三人接连跃出裂缝,朝洞口走去。

“都统大人就是厉害啊,这么高,我老杜也没办法完全卸力,还要打个滚呢。”杜洪哈哈笑着,旁边滕青虎走过来,故意揶揄道:“老杜,我都是靠藤曼的,你就直接跃下来,太不给我面子了吧,你说,该怎么办吧。”

“是!”第一小队军士应命。

幽深的大裂缝,那浓浓的水雾,还有那炽热的岩浆流,都让冀鸿、关绿二人惊叹不已。特别是岩浆流的高温,令冀鸿、关绿二人忌惮,都离那岩浆流数丈远。不是他们不敢靠近,而是他们不愿多浪费内劲!

就这样,过了三天。

冀鸿看了一眼滕青山笑道:“青山,这个古世友,应该是整个九州当中,年轻一代,唯一能够和你一比的高手!这次别人挑战他,你得好好看看。”

吴越虽然嘴里还吃着烤兔肉,可目光却完全留在了空旷场地那两道人影身上。

这银发老者摇头笑道:“我那点实力,你们不清楚?跟人家《地榜》级别高手比?嫌命长么?”周围几名武者也笑了起来,大家也是开这个‘王陨’的玩笑,王陨,是徐阳郡范巫城的一位实力不错的武者。

还有好酒供应!

这吴越比孟田,绝对要强,而且强不少。

“哐!”“哐!”“哐!”……

独臂!

……

“这两天。火焰山那边还真是热闹。”滕青山站在楼阁窗户处,喝着酒,目光时而扫视远处的街道,“火焰山那边,竟然有那么多武者到了,这才两天,就有数百人聚集!那边,竟然一连开了三个客栈!”

如诸葛云、臧锋统领、冀鸿统领、岳松、《地榜》高手孟田,哪一个瞬间爆发没几万斤巨力?

滕青山顿时明白。

虽然说一领人马有1500人,一个百人队就是一百人,不过十五个百人队中,有一个最精英的百人队,名为‘亲卫队’,这是统领的亲卫人马。既然是亲卫,当然是精英!亲卫队的‘伍长’,可比一般百人队中的‘伍长’,要更强。

“律律~~~”

滕青山心中一惊。

杜洪笑道:“都统,这些小二有什么见识?天下间肆意『乱』传的谣言,多的很,不可全信。”

……

天『色』已黑。

大门开启,有数人迎上来,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老者。

“这位大人。”那老者脸上有着一丝悲哀之『色』,“咱们大金庄,遇到那等怪物,只能靠大人你们这些身怀绝世本领的高手帮忙了。昨夜,发现是一个黑『色』怪物。希望今夜,大人和其他诸多武者高手,能帮咱们大金庄,杀了那怪物祸害!”

“青阳师弟,这消息上只是说,青山他重伤孟田,而后一路追杀,后来带着一柄血月刀回来。至于是否杀死孟田。可没人看到。”诸葛元洪淡笑道,“没人看到,这事情可说不清了。”

“嗯。”灰袍男子点头。

嘶喊声仿佛奔雷一般响彻在整个金家庄上空。

“如果宰了那头妖兽,剥了它的皮,做一身鳞甲,哈哈……那绝对是宝贝啊。”

“这位大人,你说,那妖兽近期不敢来了?”那金氏族长跑过来。

滕青山心中一动。

孟田状若疯狂,嘶吼一声:“一起死吧!”手中的血月刀带着凄厉的寒光劈向滕青山。

滕青山的手臂坟起!

只听得一声爆响,前方就是一片血雾。

“对方呢?”滕青山询问道。

“不足二十岁,枪法却好似滔滔江水,大气磅礴,让人难有抵挡之法。”孟田有些急了,“哪一个老怪物,能教导出这样的徒弟。再过几年,恐怕我都不是他对手!”

“大言不惭!”滕青山冷喝一声。

“那就接我‘血月舞’吧!”一声狂笑,原本飞逃的孟田陡然转身,就是闪电般一记刀法。

孟田后退,而后站定在一条屋顶大梁上。

诡异的,孟田皮肤一下子变地涨红,甚至于身上『毛』孔等各处,还渗出了颗颗血珠。一瞬间,这些鲜血就染红了孟田身上单薄的汗衫,孟田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血人,全身通红,骇人的很。